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徽文学网

搜索
热搜: 初醒
79
查看
0
回复

(散文)20171105回不去的高二班

[复制链接]

楼主: 张宏雷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楼主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12-1 22:18: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散文)20171105回不去的高二班
上午,刚练完毛笔字,我的手机就响了,一听是来自山东的声音,分别了40年的冯卫同学,他告诉我星期五到六安。你可把我吓了一跳,今天就是星期五呀!转而他告诉我:是下个星期五。那我是去六安市还是在本地等你呢?他说到时候再说吧,并让我多联系几位同学,特别是那几位经常在一起的关系特别好的同学。
说真的,毕业这么多年了,我很少跟同学联系,关系就渐渐的从有到没有了音讯。放下电话,我想来想去想到很多同学,但是就是没有他们的联系方式,最终只联系了两位同学。我清楚的记得:冯卫,17的个头,大大的眼睛,白白的皮肤,一双小方脸,清瘦的身材看上去十分精干,记得在高中的时候,我们俩还曾经同位,坐在班级的最后一排。当初我们常常粘在一起,在感情上他比我成熟的早,对同学又是那么的真诚。那时我家就有了一辆自行车,就像在现在有了一辆小轿车一样,记得那年夏天,我骑自行车和他一起到他家去玩,才知道他的父亲是军医,和我父亲一样同是可以享受离休待遇的干部,不过他是山东人。记得她的母亲好像是舟山人,为了让我们吃上一顿丰盛的晚饭,洗过澡的她又忙了一身汗。他的哥哥个子比他高,正在用木料打造一个床头柜。那时候还是计划经济,生活还比较困难,我们常常吃那些发黄的大米,因而印象最深的是在他家吃的大米饭特别白,饭粒特别大,就像橡皮一样有弹性,这样的饭不吃菜都能吃饱。
又是一个星期五下午,他打来电话告诉我,已经到六安市,可能在明天到我们县城。并且问我联系了几位同学,我只能如实的告诉他,只联系到两位。第二天,我也依旧去大裂谷做我的生意,心里还惦记着和他见面的事,如果他到县城了,我得马上返回,下午,他打来电话说,因为在市里的同学和儿时的伙伴留住了他,他只能明天到我们县城。好在他联系到了另一位在市里的好同学张东崇,明天一起到我们这里来。
张东崇,皮肤白白的,浓浓的眉毛,看上去大眼睛并不十分有神,但在我们几位好同学中是最调皮的一个,他经常把搽脸用的香脂抹在同学的身上,那时住校的同学只能带一点咸菜,而他却带的是花生米肉烧咸菜,所以他的菜最先被吃光。高中毕业那年,放假的那天晚上,我们五个同学骑着自行车,往在市里的他家赶,我们五个人有三辆自行车,累了就躺在路边的草地上休息,因为没有吃晚饭,一躺下就不想起来了,就这样我们走走停停,12点多才赶到他家。只记得他家的房子很多,到了他家我就先睡觉了,他母亲和他姐姐把饭烧好了,就喊我们起来吃,我都不想起来。最后还是东崇亲手把我拉起来带到桌边,我发现饭已经盛好放在那里了,其他同学都吃过了。他的父亲是为抗战的老革命,随刘邓大军进入大别山,他说:你们霍山城边上那个淠河,当初我们就从那里过河到县城的,因为我个子小,水又深刚好淹到我的嘴巴。
一直到星期天的上午才收到冯卫的电话,在预定的路上我等到了他们的车,东崇从副驾驶位子上下来,同时冯卫从后面下来,握手的同时,眼前的他胖了许多,小方脸变成了圆脸,笑的时候脸上额头多了些皱纹,只是眼睛还是那么大。看上去东崇还是那么白,看脸比过去苍老了许多。冯卫介绍了后边坐着的的哥哥,还有驾驶员汪兄,然后,要我带路先到佛子岭看看,再由我安排水中午饭。我领着他们从高速公路连接线,直接开往佛子岭,我联系一位文友想省下门票钱,可是他却出差了,最后还是东崇找熟人免了我们五人的门票。从西坝上东坝下,说来也怪,途中只有我和冯卫同行,一边走一边聊,还在近75米高的大坝上合影留念。其实他来过这里,可是一点印象也没有了,岁月真是一把刀啊!斩断了一段记忆。
在返回的上我就打电话给我妻子,让他就近安排一桌酒席。把他们送到餐厅后,我又带冯卫到五楼我家看看,又送一盆大别山兰花给他,妻子还为他准备了本地的特产,腊肉,泡豇豆,还有我亲自采做的干竹笋。
坐在餐厅边聊边等同学,化直祥同学来了,他不大的眼睛总是充满笑意,比过去更胖了,除此之外,它的变化似乎并不大,他说我最让他感动的事,是在那个计划经济时代,我把一张化肥票送到他家,其实,此事我反倒忘了。记得高中毕业后,我们一起到他家去吃饭,吃过中午饭,没事了我们就在他家门前的鱼塘里钓鱼,结果把钓鱼变成了捉鱼,后来才知道,因为此事,他父亲被叫到大队受了批判,还写了检查,因为那塘是生产队集体的财产。这是另一件让我们感动的事。
吴传书同学终于来了,30米外,他下了出租车就一头钻进商店买香烟,我告诉他我有烟但他还是去买了。他比过去胖了,眼睛还是大大的,脸上除了多一些皱纹,其他方面变化并不大。记得毕业那年,我们也一起到他家去吃了饭,他父亲去世的早,母亲在家里干些农活,生活也并不富裕。后来他又做了几套竹椅,分别送给我们这些城里的同学。现在很多人家已经看不到这种竹椅子了,而那份情意却是永存的!
我约的两位同学,因事失去了见面的机会。
酒足饭饱之后,化直祥同学又弄来一辆车,赶往金寨去见刘东明同学。和刘东明我俩既是高中同学,也是初中同学,我们的初中都是在佛子岭中学读的,可惜那个中学现在已经不复存在了。当初,我们在一起时常游山玩水、赋诗,后来我回了县城,不想她家也搬到了县城。高中毕业后,他上了大学,毕业后他又随调往金寨的父母,在金寨分配了工作。我们还是三年前同学会时见的面,他已经秃顶了,脸上不仅有皱纹还有老年斑,是显得最苍老,最让人心酸的一位同学。三点多启程前往金寨,只能去红色广场看看了,美丽的天堂寨,只能下次再见了!因为没有去过,冯卫他们一行对此有浓厚的感兴趣。
终于,我们到了金寨梅山镇,和东明同学见了面,没有随他上茶楼喝热茶,也没有,在那里吃晚饭,而是把他拉上了车,一起回到了我们的第二故乡霍山县城。晚上,化直祥坐东,中午喝了三瓶酒,而晚上喝了四瓶,当我们高谈阔论从楼上餐厅下来的时候,门已经锁上了,只好又回到楼上去喊服务员开门,到了路上才知道已经11点了。化直祥带他们去宾馆入住了,我和吴传书和他们一一握手之后,就到路边去等出租车。第二天上午,接到张东崇的电话,一直到晚上,终于收到冯卫的电话。热热闹的一天就这么过去了。我们那一届初中一个班,高中两个班,同学并不多,明年是我们毕业40周年,昨天他们都说:明年聚会一定参加,而我却在犹豫不决。即使我们回到故校,也回不到高二班的青春时光。记得当年每个星期一回到学校相见的都是美少年,现在无论何时见面是看见的都是老头子老太太,即使找到了所有的同学,也找不到往日的青春岁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您尚未登录安徽文学网,注册即可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QQ|关于我们|隐私条款|免责声明|友情合作|Archiver|手机浏览|小黑屋|

安徽文学网 ( 皖ICP备16014876号 )Powered by ahwxw! X3.2 © 2005-201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