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徽文学网

搜索
热搜: 初醒
71
查看
0
回复

短篇小说 志愿军排长刘凤勇

[复制链接]

楼主: 桦林边缘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楼主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12-2 09:39: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志愿军抗美援朝短篇小说集(一)




      1950年10月,美国侵略了朝鲜,抗美援朝开始了。在解放军营房里,24岁的解放军战士刘凤勇和战士们在热烈地聊着参战。

“我们的国家刚刚建立,大家打了十多年的仗了,还说可以好好地过好日子了,没有想到美国侵略了朝鲜!”战士杨军说。
“这有什么,我们可以继续打仗。”他身边一个战士说。
“可是那行吗?”
刘凤勇说:“怎么不行。我们国家不是要抗美援朝吗?我们到团长哪里去,要求上朝鲜打美国鬼子。”
“对,这个主意好!”大家说。
“我们一起马上去团部,跟团长要求去朝鲜,打击美帝国侵略者。”
“好。我们一起去!”
刘凤勇喊道。大家就马上到团部,找到傅团长。

“团长!”
在坐着的傅团长,看到他们几个一脸绯红地走进来,多急切的样子。问:
“刘凤勇,你们几个来做什么?”
“团长,我们要求参加志愿军到朝鲜打美帝国鬼子。”刘凤勇坚决地回答。
“这很好呀!”
“团长,你批准了?”刘凤勇问。
“过不久,我们团就要编为志愿军的序列了。”傅团长告诉大家。
“太好了!”大家非常高兴地喊道。他们有机会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到朝鲜去打击美帝国侵略者了。
   四天后,成为志愿军副排长的刘凤勇和战士们带着保卫中朝人民的热切心愿,上了开往东北的火车,从那里过河,到了处于战争中的朝鲜。
不久,刘凤勇和他的战士们参加了几次战斗,他和战士们全力打击美国鬼子。
现在的朝鲜是第五次战役期间。志愿军六连一排副排长刘凤勇和排里的每一个志愿军战士都积极参加战斗。

两天来,志愿军副排长刘凤勇都看到了战士们情绪激越。
“副排长,我们到朝鲜都二十多天了,就打了两次仗,上面怎么还不喊我们打仗?”战士小胡对走到自己跟前的非常英武的刘副排长问。
刘副排长听他这样说,原来平静的信心都动了一下。刘副排长知道上面还没有指示,就必须等命令。
老志愿军战士26岁的曾德副好像没有耐心,一下站起来,对比他高一个小半头的副排长方脸问:;“是呀,副排长,我们好久才能打仗?”
刘凤勇说:“不要心急。要不了几天,会有消息的。”
“几天也难得叫人等!”小胡嘟着他红红的嘴,颇为扫兴地咕噜道。
刘副排长用手拍拍小胡的肩,脸上非常平静。小胡看到自己副排长平静的神情,觉得自己再心气急,也没用。受刘副排长的影响也平和些了。

然后,刘凤勇就走出树林。
到了排里临时搭得帐篷里,帐篷的前面是一片生长得绿悠悠的青松。刘副排长带着战士们在这里休整等待命令。他在帐篷里,心里不平静,他觉得,自己和战士们到朝鲜来就是来打美国鬼子的,可是他和战士们在这里都五天了,
都没有连部的指示。他一直都苦闷。所以,一个人坐在帐篷里,默然无语。他本想到战士们那里去和他们聊聊,他又想战士们也心急,要求打仗的心气高涨,自己也回答不了什么,干脆就躺在帐篷里用胶布铺的土床上睡觉


……
第二天,刘副排长和战士们处于同样的情绪。到了天黑,一个连部通讯员匆匆来了。

“刘副排长,连长说今天深夜,命令你们一排、三排对加东山上的美军进行打击。”
听到这话,刘副排长知道有作战任务了,还有在一边的敏感的战士们看见有通讯员来,就知道有打仗的任务。他们也都非常热切围过来,知道有仗打了,心里都非常振奋!跑去跟自己战友说去了。
刘风勇副排长对战士们说:“同志们,连长命令我们一排、三排凌晨对加东山上的美军进行突袭。”
“太好了!”战士们兴奋又振奋地喊起来,好像等这个战斗命令不止是日日盼,还夜夜等。
“副排长,我们好久出发?”战士们中,有战士心切地问。
刘副排长想了下,他觉得从这里到加东山有一个半小时。在21点多点出发,是非常合适的。就回答:“我们在21点多钟出发。”
“是,副排长!”战士们非常振奋地回答。
……
    三排长肖振河和一排副排长刘凤勇到了夜里近21点,在朝鲜夏日十分墨黑又清凉的山区,带领战士们要到美军阵地。
刘凤勇副排长对三排长肖振河说:“我们分开行动。”
“行。”在夜色里,人长得非常健壮、方脸,非常勇敢的志愿军排长肖振河带着三排向914高地去了。
志愿军副排长刘凤勇带着战士们去1050高地。
此时,他们在黑乎乎的又非常宁静的、看不清的坡上爬去。刘凤勇握着驳壳枪,非常沉着地和战士们悄悄接近美军高地。

他听到身后的战士们,在喘着较急的气息声。他知道随着离美军的阵地越近,战斗就要开始了。他知道老战士没有什么,新战士会紧张的。刘副排长又爬了很一会儿,他隐隐约约看到在自己前面些有一道铁丝网。
马上意识到:美军就在上面。现在上面除了凝厚般的黑夜,什么也看不清。现在是深夜了,美军一定睡了。刘副排长对身边的老班长赵会挺,一个26岁的,胡子拉碴的、团圆黑脸,一双虎眼睛又沉着又英勇无畏。他是河南农村人·身子体大硕壮,有用不完的力气。
“一班长!”
“副排长!”
在刘副排长身边的赵班长就把自己宽厚的身子挪过来。
“你带上一个人去剪铁丝网。”
“是,副排长。”
得到命令的一班长就回脸,喊上一个身旁的战士:“李富来,你跟我去。”
“是,班长。”
然后,他俩就向铁丝网爬上去。




  
     志愿军班长赵会挺和战士李富来几分钟后,爬到了在黑深深的夜色里,非常寂静的在铁丝网上面的高地有美军的铁丝下。赵班长先抬起脸,看了看铁丝网里看不清的一片又静又黑糊糊的美军工事,什么都看不清。他知道,这个时间是深夜了,美军官兵除了站岗的,其他的都睡了。他想道:只要不弄出声响,是可以行动的。就对趴在身旁的战士小李低声说:“开始!”
然后,志愿军战士小李拿起大铁钳,把自己头顶上的令人生畏的铁丝网在几分钟内剪断,露出一个空缺。

赵班长和小李就十分小心地爬过了铁丝网。
赵班长往上看,他知道,斜坡上面就是美军的工事。在弄清了这一情况后,
他还用嘴吹出一声是蟋蟀的声响。在铁丝网外下面的志愿军一排副排长刘凤勇听到了赵班长的信号哨声,明白赵班长和他的战士已经剪掉了铁丝网,搞清了美军工事的状况。心里知道他们的第二次行动可以开始了。就对身后的一排战士尽量压低声音命令:“同志们,跟我上!”
接着,刘副排长就往前爬去;战士们也紧跟上去。不一会,他们爬过了铁丝网。这时,在黑糊糊而透着夜的冷凉气息里看不见的美军工事上,走下来一个要尿的美军。

他走近了趴在又冷又硬的土块上,听到了脚步声的赵班长。赵班长对身边的小李极力压低声音说:“敌人来下了!”
小李慌了,问:“怎么办?”
赵班长感到美军要近了。已经不能再说话了。但是,尽管看不清小李的脸,他马上伸出左胳臂把小李压在他腋下,他知道没有战场经验的小李会紧张,说不定会出现什么。想听到自己班长回答的小李马上感到自己班长的胳臂按着自己头。他正非常疑惑,就听到走下来的几乎接近他俩的脚步声。在紧张中,他仿佛感到自己和班长马上被暴露。

这时,他感到美军的脚步声确确实实离他俩更近了,仿佛下一步就踏在他俩的背上。在小李极度紧张时,美军的脚步转向了,他觉得是往旁边去了往东边下去。
十分紧张的无法控制自己的小李,碰动了身旁的石块,被已经走开两步的美军听到。
喊了一句:“who  is it  ?(英语:谁在那里)”
赵班长马上按紧小李,绝不敢出声;小李从自己班长的动作中,感到十分危险,就极力控制自己,但是,身子发抖!

没有听到声音。美军非常疑惑。就非常小心走回来。
赵班长两只眼睛瞪着在黑乎乎的夜色视线里,转过来的美军。“糟了,美军听到了。嗯,我必须做出反应。”赵班长想道。他马上把右手伸向趴在斜地上自己紧系在腰后些的宽皮带吊 着的匕首拔出来,因为,美军在近处,不容他有丝毫的迟疑。只有两步距离的美军即刻到他俩跟前;志愿军班长赵会挺突然起身,走近的美军看到一个黑影从身下跳起来,他感到如一个虎的身影竖在自己眼前。他吓得惊楞了!这是他根本没有意识到的。
    志愿军班长赵会挺看到跟前美军站着,也不管美军要做出怎样的反击举动,迅疾下手。他一匕首狠刺进美军的胸膛,“嗯!”美军马上发出闷哼;在惊呆中的美军马上被赵班长再刺一刀,如一个软骨动物被赵班长按倒在地,动了几下,就死了。
小李如做了一个短梦,看到自己班长的举动,自己没有协助的动作,还是感到脑袋是晕的,因为,他是第一次被班长叫去做这事。
这时,刚爬进铁丝网内的刘副排长听到了赵班长袭击美军的声响,知道情况有变。他马上停下,没有做出任何的表示,后面的战士也听到了,都下意识地停下,看来,都知道有情况了。
几分钟后,知道一班长赵会挺有能力对付这一起的刘副排长,听到了赵班长发出的口哨声。知道赵班长把事情办好了。就带着战士们到赵班长跟前。
“一班长!”刘副排长极力压低声音说:
“副排长,我已经解决掉敌人了。”
“很好。”
刘副排长觉得是对美军突袭的时机了。对身边的战士们说:“同志们,开始!”
于是,战士们拿出手榴弹,纷纷往美军的工事扔去。一阵阵爆炸声,一道道火光,耀眼夺目!还有些美军被炸得惨叫不止。要不了多久,高地上的美军被炸死得差不多了。
刘凤勇带领战士们冲上去,打死了少量的美军,获得了这个高地的胜利。



    志愿军副排长刘凤勇在这次战斗后,还参加了多次战斗,升为一排长。他依然对战士们更亲切、更好。
这天晚上,他和副排长谈完排里的工作。
“副排长,你歇歇吧。”
“排长,你要干什么?”
“到战士们那里去。”
然后,副排长就歇歇了;刘排长就去一排的战士们那里。他看到这边有几个战士背靠树子睡了,那侧还有几个战士在聊,他知道那是三班几个战士。就走过去对他们说:“方孝杰,小声点,那边有多个战士在睡觉。”
长得矮壮、圆脸的战士爱说的方孝杰就不说话了。
刘排长说:“到树林边去。”
战士方孝杰明白了排长的意思,就对几个战士说:“走,到那边去。”
然后,刘排长和他们一起到那边去,这里是树林边,说点话是不容易影响他们睡觉的。
后,他们就聊了些目前的战事。几十分钟后,
他们回到沉睡着的战士们身边睡了。在朝鲜战场的志愿军,除了打仗,就是战士们之间相互聊谈,下点棋等简单的生活方式,非常的枯燥!

    在近两年的朝鲜战争中,他们又打了一些胜仗。刘排长在指挥和打击美国鬼子的战斗中,非常的突出英勇。1952年8月,刘凤勇被朝鲜人民民主共和国授予二级战士荣誉勋章。
    1952年10月6日,志愿军排长刘凤勇在军首长规定的时间,带着六连一排,等在山下,这里是:朝鲜金城栗洞山611高地。又一场战斗即将开始。
下午15点多钟,刘排长和一排战士们已经等待在山下,他们只要看到志愿军炮火向美军高地炮击的差不多了,才进行攻击行动。
这时,我军的炮弹已经落到敌人高地上,震天动地,火光闪闪。
“太好了!太好了!”在刘排长身边蹲下的战士满脸欣喜又兴奋,好像等来了一件期盼很久的事。
在他旁边的三班副班长李德宏转过他发亮而带有坚定团脸说:“排长,我们马上要进攻了!”
“是呀,就可快了!”刘排长看到李副班长因打仗而振奋发亮的眼睛,他的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把步枪握在了手里,身子在跟着心意动。
“我想要不了几分钟了。”李副班长说。在说时,眼睛一直盯着前面远处的在火光闪动的美军高地。
刘排长听到李副班长长说这话时,连头都狠不得往前探,两只清黑的圆眼睛闪着急切的光芒!右手已经从怀里的皮带里拔出了驳壳枪,等着冲锋了。
大约在七八分钟后,炮弹渐渐停歇,山上火焰汹汹。
“同志们,冲啊!”刘排长那宏亮的声音大喊道。喊完后,一股如火一般的冲动从心里飞起,他带着战士们在充满无畏激情的意识里,朝美军的高地跑去。
战士们往山上跑去,跟着自己非常英勇的排长,非常快,一时没有美军的抵抗。4分钟不到,志愿军占领高地。

    占领高地后,刘排长让战士们准备防守。要到傍晚了,美军对高地上的志愿军进行攻击。
有近两百个美军接近高地上的中国军队。战斗在几分钟间开始了。
二十多分钟后。
“排长,机枪手老孙肚皮受伤了!”一个在刘排长身边的战士对自己排长喊道。在非常惊耳的急急枪声里,右手握着驳壳枪在对阵地下,几乎身子相拥一起的、十分凶恶的美帝国鬼子射击的刘排长,以就是这时,在他西侧边些的志愿军老机枪手孙范堂,看见敌人密集的身子,就觉得这是机会,就不管自己被打死的危险。一下就站起来,机枪朝下向美军猛射。
顿时,在高地下,只有十五六米距离的成群的如蛆积极力冲上来的美军,被打得人翻身倒,血水飞溅,滚落山下。
突然,就在此时,飞上来的子弹即刻射进了孙范堂紧系着宽皮带里的肚皮里(因为,他此时已经站起来想多打死美军),他一下人晃了几下,就仰倒在地上。
听到身边自己战士喊,刘排长把眼转过来,看到仰倒在、正趴在阵地上的战士身脚下,有血如涌泉从志愿军战士老孙的肚皮里流出来,把他肚皮上的皮带和军衣染红。
刘排长跑过去,紧急喊道:“卫生员!卫生员!”
并跑到老孙身旁蹲下,抱起他在腰间皮带下地上的机枪,而他没有马上起来,等卫生员来了。
就马上说:“快,跟老孙包扎。”
“是,排长!”
看到卫生员已经帮躺在地上的老孙包扎他流血的肚皮;刘排长才抱去机枪,一会起身,一会趴下,一会跑下阵地几步,极力向只有五六距离的美军急射。
战士们看到自己排长这样不怕死,不要命,就更加得英勇打击美军,一个小时不到,美军被打退了。
刘排长才觉得可以歇歇。战士们伤亡小。他把驳壳枪插进他怀里的宽皮带里,坐在干燥的阵地上,看看开始暗黑了的傍晚来临的空中。看了会,他觉得口干。就拿起水壶喝了一口水,他想:就好好歇歇吧,明天还有战斗。这次,美军被我们打死了不少。

这时,三班李副班长走过来。说:“排长,这美国鬼子不会进攻了吧?”
“不好说。”刘排长说。
“哎呀,不管他。”李副班长说。
也埃着在自己英勇排长的身边坐下。
“刚才美军的炮击,一定炸坏了不少的工事?”刘排长说。
“排长,你放心。战士们在修补。”
“那就好。”
“排长,你受伤没有?”
“我没有。”
“你们三班有人受伤得没有?”刘排长问。也关心。
“只有老何手受伤,还有两个战士有点小伤。刚才的战斗,美军炮击没有起到作用!”
“那就好。”
刘排长还是欣慰,毕竟战士们有过了一次战斗经历。

就看看夜晚来临的黑乎乎的阵地。就转回来脸,对副班长说。就听到了炮声,由远而近。反应迅速的刘排长赶紧喊道:“敌人炮击开始了!快,同志们,躲起来!”
喊完,他立刻把坐在身边的李副班长推了一下,
战士们听了炮击,就赶紧反身蹲在破烂的黑乎乎的工事下。

刘排长听到了战士们已经动身隐蔽起来,看不清的炮弹落在他西边些的阵地下,他感到没有伤着人。马上,又有美军的炮弹打来。为了观察美军的动向。刘排长没有躲起来,而是趴在阵地上观察黑乎乎山下美军的情况。他不在乎被炸死,他只想我们志愿军不能有任何的来自美军的暗算。过了几分钟,一发炮弹在他身边爆炸,把刘排长掀到阵地后。
在全身的痛苦中,他感到自己肚皮很痛。
在一边的李副班长看到自己排长被炸了。就跑到自己排长身边,看到他的肠子都流出来了。




    “排长,你负伤了?”
刘排长躺在地上,在显得黑乎乎的夜色中,借助身边有烧着的树桩的火光看到:血从他紧系着宽皮带下的小肚皮里流出来,肠子都鼓露地流出来了。李副班长紧急喊来卫生员。在李副班长的帮助下,他俩解开了排长的军衣和皮带,卫生员把刘排长肠子简单处理了一下,塞进他的小肚皮里,包好伤口,再为他扣好军衣,系紧皮带。
后,李副班长对躺在战壕上的一脸痛苦的自己排长说:“排长,你受了重伤。你下去休息吧!”
处于非常痛苦中的刘排长坚决说:“不,我不下去。”
“排长,你受得伤太重了,下去吧。我背你。”
说完,李副班长就伸出双手,要把刘排长扶起来,把自己的排长背下高地。
痛得迷糊的刘排长就用手推开他手,十分痛苦地说:“别管我,敌人马上就要进攻了,快让战士们做好准备。”李副班长看到了侧边木桩的火映亮的刘排长眯起的眼睛,方正鼻翼,嘴唇在微抖痛苦的脸,同时,把他的有血的手捂着在疼痛的小肚皮,仿佛他要从地上起来战斗似的。
看到自己排长不肯下阵地。李副班长只好说:“是,排长。”
就过去了。
看到李副班长走开了。来自小肚皮里的痛使刘排长脸红了又白。他知道他还要继续指挥战士们战斗,美军炮击后,就会加强进攻。
“同志们,快准备战斗!”
听到自己排长的声音,趴在战壕里的战士们都马上拍掉军帽、身上、脸上的灰,积极到战壕上。
    美军又进攻了。小肚皮受重伤的刘排长不能起身,不能再战了。他此时趴到阵地西侧,看到在夜色里,趴在战壕上的战士们正积极地打击美军。他停下,就翻过身来,
一下有伤的小肚皮就很痛。他用左手马上捂住小肚皮,想减少痛苦。现在,在向山下美军在射击的一个个战士们,知道自己排长在后面,就有了鼓舞,更加紧狠狠打击美军的信心。有战士就转过脸来,看到自己坐靠到战壕壁上的排长。情不自禁地说:
“排长,你受伤了,还来!”
“不要紧。我虽然不能再拿枪打美国鬼子了。但是,我还能指挥!”刘排长说。在有身边被炮弹炸后在燃着树桩的火红火光里,李副班长看到自己排长极为坚毅的脸。
“排长……”李副班长十分心疼地哽咽说。
“小高,下面的美军情况怎样?”刘排长不理李副班长的话,马上问趴在自己眼前的背对自己的多个战士中的一个问道。
“排长,美军被我们挡在大半山坡上了。”
“是呀,排长。你放心吧,我们绝对不能让敌人踏上阵地一步。”有一个战士喊道,又继续射击美军。
刘排长听了,明白美军想攻破志愿军的阵地,就别想了,我们的战士是不会让他们达到目的的。心里就平静了。
   半个小时后,在刘排长的指挥下,志愿军战士们积极而十分坚定地痛打了美军,在单一的战术指挥下被动怕死的美军退下去了。
到了第二天,刘排长依然带领战士们继续和美军打仗。刘排长不断在5号、6号阵地来回爬着,不失时机地指导提醒战士打击美军,脸上白了又红,地上留下一些长条的鲜血印迹。

    第三天下午,已经失去再战能力的刘排长,不肯躺在战壕里休息。   
“排长,你就待着,好好养伤。等我们打败美军。”李副班长说。
“不行,我还没有死就要战斗。现在,我们已经打了两天,虽说打退了美军,我们的伤亡也有。但是,我们要坚持!”
“排长,你的伤又重。你这样在两个战壕里爬来跑爬去,会对你伤口更凶!”李副班长说。为自己的好排长担忧!
“我管不了这些了。我必须完成团长、连长交跟我排的战斗任务!”
“排长,现在就到下午16点。趁敌人没有进攻,你就好好休息一下。”
这时,一个战士喊道:“排长,敌人进攻了!”
“快,别说了。准备战斗!”刘排长喊道。
“是,排长!”
这时,小肚皮重伤的刘排长想去6号阵地看看。就对在自己前面趴在战壕上的李副班长说:“三班副!”
听到排长喊自己。李副班长回脸来。
“排长,你说?”
“我想去看看6号阵地。”
“行。”
然后,李副班长就回脸继续战斗。
此时,刘排长感到自己四周、上下都是惊耳的枪声,又急又响!而这里看不到6号阵地,他这段时间里,都在5号阵地,虽然那里有一班长在负责,情况怎样了,他还是十分关切。6号阵地,是过了一长片的坡顶东边。
刘排长就往那(东)边爬去。他感到每爬一次都肚子痛一次,他停了一下,往自己紧系着宽皮带下已经被血染红又湿,又干了,在自己爬得过程中的坡道上,留下了一些血迹。他看看,刚开始的向山坡下美军开枪的战士们趴在阵地上身子,渐渐看不到了。

他又往前看了看,东边阵地上有战士们,在发出积极枪声的6号阵地,虽然此时他看不到,但是他知道此时的战士们一定在坚毅地打击着美军,心里感到非常鼓舞。他觉得只要在这个阵地上,只要有志愿军,不管美军怎样凶,也难以攻破我志愿军的阵地,尽管现在我志愿军实力弱。在这样的思绪里,刘排长用左手捂住自己流血的小肚皮,身子往发干的土坡边开始吃力地爬过去。他管不了自己肚皮痛,现在,就一个念头:极尽全力指挥自己战士们战斗。他就想尽快到东边战壕,好看看那里的战况。

这时,刘排长已经感到自己活不长了。他几乎爬不动,还有留在地上的发干的血和自己小肚皮里还在流下的温热的血。

……
在东边阵地呆了二十分钟后,刘排长又爬回5号阵地。
三班李副班长看到自己排长从山顶爬过来。就对身边的两个战士说:“快,把排长背过来?”

“副班长,可是这样很危险!”两个战士说。
“算了,我去。”李副班长说。
“不,副班长,还是我们去!”
“好吧。”
两个战士马上弯下腰,一下疾跑躲过了子弹,急跑向自己排长,把自己的排长背过来。

刘排长累得背靠在战壕壁上,看到战士们在积极地打击美军,就放心了,他相信我军会战胜美军的。后来,他看见有几个战士伤亡,两班的人员减少,情势对志愿军不利。

刘排长知道:战斗会越来越难,因为他们就只有一个排,虽说现在进攻的美军多,我军伤亡小。但是,他对三四班战士们说:“同志们,我们不要怕。一定要守住阵地,到了最后,我们和敌人拼了!”

刘排长的话激励着战士们。刘排长的行动影响着战士们。他后来再次爬向两边阵地。后,又再次回到三四班的阵地,
战士们在休息。几分钟后,美军再次进攻人员减少的志愿军。
看到战士们积极地打击美军,刘排长非常镇定。他也心里做好了战死的准备,他想只要美军攻上阵地,他就用手榴弹和敌人同为灰烬。
这时,枪声,在他四周急急地响起。他还是看着战士打美军。
这时,一个战士身子忽地抖了一下,人就翻倒过来,在他的脚旁地上躺倒着。他看到:这个战士前额被敌人的子弹打中。心里一抖,他马上喊道:“卫生员!卫生员!”
一会,卫生员爬过来要为这个战士包扎。一看,这个战士已经没有活下去的希望了。
就说:“排长,他不行了。”
刘排长十分的悲恸。自己还没有死,战士就先死了。
又过了半个小时,刘排长看到战士们在此打退敌人的攻击,他知道还有下次。就对战士们说:“同志们,一定要坚持下去,绝不可以丢失阵地。”
“是,排长!”
过了几分钟,刘排长感到自己不行了,应该是他小肚皮的伤恶化了。
这时,他听到东边的阵地有战士喊道:“援兵来了!”
仅一会,刘排长已经伤势恶化,没有气息了
增援高地的连长由一班长赵会挺带到刘排长的跟前,看到:刘排长坐靠在战壕壁上已经没有气息了,他眼睛安静地闭着,紧系着皮带的小肚皮上一团半干半湿红的血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您尚未登录安徽文学网,注册即可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QQ|关于我们|隐私条款|免责声明|友情合作|Archiver|手机浏览|小黑屋|

安徽文学网 ( 皖ICP备16014876号 )Powered by ahwxw! X3.2 © 2005-201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