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徽文学网

搜索
热搜: 初醒
302
查看
0
回复

蔡翼公 第一章接头

[复制链接]

楼主: 桦林边缘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发表于 2018-4-27 10:55: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蔡翼公同志,你现在在敌人的中统里怎样了?”中共宜宾地下党负责人、市委书记尹有贤在位于宜宾西城边的人工湖公园的一个水汪汪的湖边有树的静静过道上,和打入国民党中统里才一年多的地下党员蔡翼公站着说话。当然,蔡翼公在中统的名字叫李世绪。两人做起一副好奇地看着一片平静的湖面在聊谈着目前国民党中统和我党地下工作的情况。
“还是老样子,老尹。”
“那就好。你一定要好好待在敌人的内部,要十分小心!”
“我知道,老尹。现在我们组织和同志们怎样了?”  
“ 同志们都很好。过几天是星期天,我将让三个小组的组长开会。”
“嗯。”
“好了,我们就谈到这里。老蔡,你一定要小心行事,在敌人内部,不要显得突出,要少说话,要隐忍,主要是对一切事要沉稳。”
“我明白了。”
“你先走。”尹书记说。他这样做是以免被人主要是认识蔡翼公的中统的人看见,跟他带来麻烦的考虑。
然后,蔡翼公就先走,过了一会,尹书记才走。
   中共宜宾地下党的负责人尹有贤还是从公园的前门出去,蔡翼公走的是前门,这样就可以大看见有没有人比如:特务在跟踪他的情况。直到出了公园,尹书记看见无人跟踪蔡翼公,才放心地向合江街缓慢走去。目前,地下党是一切工作照旧,敌人那里也没有举动,所以没有一丝波澜。中共宜宾地下党员蔡翼公刚和宜宾地下党书记尹有贤同志在位于城西的一个公园见了面。从尹书记的谈话里,他已经感到此时的宜宾地下党处于正常的地下革命活动的状态,两人都满意。现在是宜宾国民党中统副官的蔡翼公,已经打进中统一年了,他的上司是国民党中统驻宜宾站的站长赖耀凯。在宜宾还有几个当权人物,他们是:宜宾城防司令覃筱楼,叙南剿匪中将司令刘文彩,此人是原宜宾军阀旅长刘文辉的哥哥等,还有侦缉队长陈德方等。这些人经常在上司面前邀功请赏,相互排斥,一天到黑,就对极力抓共产党人最敏感!

   蔡翼公27岁,看上去性情平和,话不多,人极为机智干练!他走过了一些街,出小街向位于宜宾大十字街的国民党中统部走去。到了站长赖耀凯的办公室外面的房里。他看到办公室主任刘集云,这人33岁,圆圆而发白的四方脸,人敏感多疑狡猾,总以蒋委员长主要对付共产党的信条为己任。他为人不温不火,专门注意中统的人有没有通共的嫌疑。此时,他坐在红木办公桌前的椅子上。看到蔡翼公(化明:李世绪)走了进来,就招呼道:
“李世绪,你来了!”他说完,就站起来,多客气的!他平时对中统里的其他人显得看不惯,只有对李世绪客气。
“嗯。”
“刚才怎么没有看见你?”
“我太无聊了,出去随便走走。正好今天有太阳,晒晒阳光多好的!”李世绪是蔡翼公的化名,只有党内的两个正副书记尹有贤、杨中知道他,其他成员不知道。蔡翼公在和刘集云聊谈时,他知道这人阴险,任何一句话,那怕稍微不注意都会引起他的疑心。他想:自己不能跟这个一天到晚都力图抓共产党要升官的人有想象的空间。
“是呀。就你一个人吗?”刘集云问,抬起他光滑的长脸。
“嗯。”
“你怎么不喊上一个人?”
“我喜欢自己一个人走走。”
“这多没意思!”
“哎,又不是什么特别的事。”
“两个人一起走走也不错呀!”
李世绪(蔡翼公)没有回答。他不想废话,可是,他没有急于走开,他知道要按捺住自己对刘主任的嫌恶,不要让刘主任对他不悦(满),这样,才不至于被此人盯着记恨在心里。等刘主任说了后,蔡翼公到自己办公桌,工作去了……
中共宜宾地下党负责人尹白涛35岁,也是党的书记。他和两个同志在宜宾城东的合江街开了一家布店,生意还行。自从和蔡翼公见了面后,尹书记都非常小心,看到身后没有人盯梢,才走小街和小巷回到布店里。
“老板,你回来了。”店员小唐招呼自己的老板。小唐也是地下党员。
“嗯。”然后,老尹撩起一块蓝布向里房去了。
他坐在是一片褐色木墙、床边旁的一把旧椅子上,心情平静。从打入中统已经一年的蔡翼公那里获悉现在敌人还没有征对地下党的行动。尹书记知道:这只是暂时的。现在,宜宾地下党的一切革命工作都正常无事。他知道也明白  随着宜宾地下党不断地发展,进行的活动越明显,要不了多久,宜宾的反动派会逐渐把注意力转到地下党的身上来的。那时,就是宜宾地下党非常不平静的时候。做事非常小心的他在回想和蔡翼公的约会经过。这是他一贯的性格,作为宜宾地下地党的负责人,他这样做,是对自己的革命工作非常有用的。
尹书记又在考虑目前地下党的状况。现在,地下党还没有引起宜宾反动当局的注意。他想道:那是因为他们进行的革命活动少或者是隐秘的缘故,而再往后,只要在做了,敌人就会注意到的。对,我们共产党不能因为怕死,就不进行革命了,那当初成立以来有什么用?怎么能唤起民众?怎能打倒反动的国民党政权?
想到这里,他坚信,随着党的革命工作的形势的发展,更危险的斗争,不久就会到来。
在尹书记这样的思绪里,
这时,店伙计喊了一句:“有人来了!”
过了会,是中共宜宾地下党的副书记杨中进里房来了,并随手关上门。
杨副书记家住城北刘丞街。
两人见了面。
杨副书记问:“老尹,你和蔡翼公见面没有?”
“我刚和他在公园里见了面,才回来。”
“敌人有什么消息没有?”杨副书记问,非常的关注。
“还没有。”
两人都知道或者非常清楚:在一年前,就是一九二五年初打进国民党中统宜宾分站的蔡翼公会及时把中统内部敌人消息告知我地下党的。两人也明白:蔡翼公这样做,本身就意味着被杀头的危险。所以尹书记和杨副书记对于蔡翼公的事只限于他两人知道,其他地下党员无人知道,因为,长此以往,谁也保不了党内出变节者。
两人先站着说话,说完了他们最关注的问题,然后才在里房的窗子下的两把椅子上坐下。
“老杨,后天就要在这里开会了,虽然我觉得现在情势平静,我们还要多提醒同志们注意。”尹书记说。
“嗯。”
然后,他们谈别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您尚未登录安徽文学网,注册即可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QQ|关于我们|隐私条款|免责声明|友情合作|Archiver|手机浏览|小黑屋|

安徽文学网 ( 皖ICP备16014876号 )Powered by ahwxw! X3.2 © 2005-201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