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徽文学网

搜索
热搜: 初醒
199
查看
0
回复

蔡翼公 第二章宜宾城防司令覃筱楼

[复制链接]

楼主: 桦林边缘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发表于 2018-7-13 10:03: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宜宾城防司令兼宜宾混成旅旅长覃筱楼,和宜宾清乡中将刘文彩是宜宾的军政头目。
宜宾城防司令覃筱楼1888年生,是宜宾屏山龙华镇覃家沟人。他家里穷困。父亲死的早,少年的他常常去捡煤炭花,他母亲为自己孩子有一个好日子过,要嫁人。后因自己的行为犯了当地风俗被赶出覃家沟。在以后的几年间,覃筱楼和他妈妈家境更困难!后来,有一次,少年覃筱楼的妈妈去赶场,回来船翻了,人死了就剩下十多岁的孤苦伶仃的、没有钱,经常挨饿的少年覃筱楼。他只得把妈妈埋在一黄果树下。他继续捡煤炭花(在炉子里用煤炭烧了剩下的还可以在烧或做饭的煤炭花)
卖跟餐馆、面馆的老板。十一、二岁的覃筱楼以这样的方式混饭吃。他晚上就睡在一个餐馆魏老板的灶房的火炉边。有一次,他梦里梦到自己发财,非常高兴,脚一蹬,把脚旁桌上的碗盘、罐子蹬翻在地打烂了,老板要用刀砍他,少年覃筱楼吓得赶快跑了。
后来,没有任何依靠的他来到了横江,被那里的袍哥头子(上世纪20年代至40年代末四川江湖人的称呼)大爷张尔斋收下。请听来自张尔斋的江湖豪言:



    兄弟姓张名尔斋,袍哥格子嗨(四川话:我们声势大),金河任我耍,湖河任我嗨(两句话的意思是:在这里,没有我干不成,做不了事。)
后来,张尔斋培养了少年覃筱楼成了一个小头。多年后,就是1919年,由于袍哥里起了内讧,张尔斋被杀了,20多岁的覃筱楼被推为头领。1919年川军师长陈洪范驻扎宜宾屏山。他见覃筱楼这支民间武装可观,就改编了他们。覃筱楼是特别行动队长。那时的屏山县长姓杨,为人公正。他抓捕了一个姓周的人,这人因恶事累累被检举,这人也是覃筱楼的老表。从小经历了人间苦难沧桑的、仗义的覃筱楼去恳请杨县长放人,不成,他心里记恨。有一次,在杨县长回归的途中,被覃派人砍死。陈洪范师长知道后,派出一团的人追杀覃筱楼,他带着人跑到了四川云南边境的大山里躲避。1919年九月,驻防宜宾的川军年轻将领刘文辉是混成旅长,他只有一个团的兵力,要想巩固和占据一方,在川军混战一方是实力不足的。所以,刘旅长需要做的是极力扩大实力,在未来的军阀混战中,能战胜对手,保存自己。在刘文辉的手下,有一个军官叫宁子州,是覃筱楼的故友。虽然,覃筱楼在云南边境的大山里,他依然和宁子州有来往。一个人不能终生为匪,不能混迹一生,需要有一个出路,20多岁的覃筱楼懂得这个道理。他让宁子州把自己意思跟刘文辉讲了,这对缺兵少人马的刘文辉来说是需要的,他同意了。1921年他把覃筱楼的民间武装收了。覃被委任为混成旅部副官。刘文辉的队伍壮大后,成为川军第九师师长。

      1923年中国军阀混战,而川军混战更令人心惊肉跳!
      成都的杨森司令决定攻打宜宾。刘文辉非常清楚:自己不能硬来,他的兵力还是弱了。决定放弃宜宾,到重庆他侄儿刘湘那里靠一靠。而要到重庆,泸州是必须要过的。多谋的杨司令命令在泸州的川军师长杨春方消灭刘文辉。
同样对这一情况非常清楚的刘文辉充满了苦恼。听说这事后,25岁的做事利落,有气魄的覃筱楼走到刘文辉的眼前。
“师长,我去泸州。”
听了他的话,刘文辉看到他充满机敏而沉着的脸。这时,有人敢出来为他办事,还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刘文辉当然高兴。刘文辉对杨春方师长是了解的,此人为了自己前途(proming),或只要是一个有企图心的军人,会坚决执行自己上司意图的。
“要的。”
“师长,我好久走?”覃筱楼问。虽然他知道这里面充满了危险,他觉得如果自己做成了这事,也许对他的前途是一个绝好的契机。对,一定要做。不冒险怎么能成功!25岁的覃筱楼决定去做这事。
“你准备一下,带上五万两银元。”刘文辉说。
“要的。”
覃筱楼马上离开宜宾,晚上到泸州。他见到了有些肥而魁梧、面相强悍的杨春方师长。
“杨师长,我就直说,是刘文辉师长派我来的。”站在杨师长跟前的非常机敏年轻的覃筱楼说。
杨师长冷冷地说:“我知道,刘师长让我放他过去。”
覃筱楼马上观察杨师长的脸上表情。
“我是不会这样做的。别指望有松动的可能。”杨师长态度坚决说,毫无疑问,他不敢违反自己上司杨森的指示。
等杨师长说完后。覃筱楼说:“杨师长,你别为了司令而和刘文辉、刘湘搞得这样糟,以后谁会成为四川王?”
“你认为是谁?不是杨司令吗?”杨师长说。
“你认为他可能?”覃筱楼反问。
“当然是。”
“他再能干,能是刘湘、刘文辉的竞争对手吗?”
“你不要忘了,刘湘还小?”
“我们先不要讲这些。我觉得你还要灵活点,让刘师长过去,也许,对你来说,不是坏事。别把路都堵死!”
心眼活的杨师长显得犹豫了。他想道:如果放刘师长过去,司令那里就无法交代,自己很可能被撤职,如果,不放过去,就要和刘文辉打一场,自己也会死很多人。怎么办?
看到杨师长神态在思索,覃筱楼觉得他不会放过自己师长了。就迈出一步:“杨师长,刘师长是我的恩人。如果你实在难为我的师长,你就把我杀了吧。我恳请你放过刘师长!”
说完覃筱楼就单腿跪地,手抬起作揖。
杨师长看到25岁的覃筱楼,抬起对着自己的脸充满了诚挚,一双又圆又清亮的眼睛显得执作。一下就心动了。
“哎,快起来!”
覃筱楼感到他的态度松动了。他马上想道:嗯,他意志松动了。这时,把钱拿跟他。”
想到这里,覃筱楼马上吩咐:“把钱拿上来。”
然后,一个部下把一个红箱子提上来,覃筱楼把箱子打开:“杨师长,这是我们刘师长拿跟你的。”
看到一箱子的在灯光下显得圆亮亮的银元。杨师长马上答应:“好,我准许你们过去。”
……
    不久,刘文辉带着军队到了重庆。1924年,刘文辉回到了宜宾,把覃筱楼视为兄弟。1926年,由于宜宾人民反对大汉奸李伯蘅从英国贩卖煤油在宜宾高价出售油的斗争,原来的宜宾城防司令顾勉子被调走,刘文辉任命覃筱楼为宜宾城防司令。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您尚未登录安徽文学网,注册即可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QQ|关于我们|隐私条款|免责声明|友情合作|Archiver|手机浏览|小黑屋|

安徽文学网 ( 皖ICP备16014876号 )Powered by ahwxw! X3.2 © 2005-201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