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春味,常留齿颊间(三)

0
回复
1653
查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4-1 16:17: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南池朱湾 于 2021-4-1 16:19 编辑

春味,常留齿颊间(三)
南池朱湾
    上一篇说到树莓,让人想起覆盆子以及草莓。
    我最初的印象,是路边的覆盆子。小小拇指大、红绣球般、酸酸甜甜的覆盆子浆果,是儿时的春梦。每当春末夏初,我们在野外玩闹、或剜猪菜的同时,犒劳自己的,就是不停地去寻找成熟的覆盆子果,尽管它们大多生长在沟渠边沿,灌木丛状,藤蔓上密布小刺,摘起来有点困难,但我们为了眼福口福,有些奋不顾身了。手捧着摘到的浆果,如同捧着小珊瑚珠;吃进嘴里,甜味会一直在心头荡漾。
    后来市场上出现草莓,我就一直把它认作是人工繁殖的覆盆子,总是喜欢不时地购买几斤带回家;如果听说哪里的草莓园有开园活动,我也会冲动着赶去凑热闹,亲手采摘,细细品尝,觉得草莓的香味愈闻愈迷人,与覆盆子一样。
   有一年进山旅游,我接触到树莓,野生的,一大片一大片的,灌木,有的竟然长成树状,有一人多高,满枝丫顶头上的红红的浆果模样与草莓、覆盆子差别不大,味道也相似。于是,我在家乡龙眠山腹地寻找到一处树莓特别集中生长的地方,每年又如期前往采摘,并乐此不疲。去的次数多了,当地人很热情,告诉我们说树莓与小麦成熟期接近,故而俗称“麦泡儿”;还有一种“蛇莓子”,紧贴地面生长,藤蔓无刺,像极了覆盆子,有点甜但不能吃(有微毒)。
     山道弯弯,这一片山地没有稠密的林木。稀疏的松树、杉树高矮不一,也不成行列,全是自然状况下生长起来的;灌木与杂草丛生,树莓最多,在其间占有优势。满眼里都是青绿,等到树莓浆果红了,远看如朵朵小花绽放,就格外地打眼。站在树莓间,山风轻过,空气中似乎弥漫着酸酸甜甜的味儿。
     果实有红黄两色,熟透了的树莓触手就落,饱满的浆汁一碰就流出来,放入筐子里,多压几层也会变形、破损。我们轻摘轻放,同时准备几个小筐,尽可能做到满载而归。
     收获回家的树莓再按处理桑葚的方式进行加工收藏。
     清水漂洗、沥干,倒在不锈钢锅中,一锅三五斤,微火慢烧,不断翻炒(防止烧焦),渐渐的,水分(浆果汁水)出来了,大约十多分钟左右,烧开即停火,放凉装瓶收藏;或者拿温度计放汁水中测量下,最好不要超过70C°(能杀死有害微生物,又不破坏营养);再放入蜂蜜半斤(保鲜杀菌),搅拌均匀,盖锅熄火,等候降温至50摄氏度上下装瓶装罐,放凉密封,树莓果酱就做成了。
   每年的这个季节,我家冰箱冷藏间里,总是装满自制的桑葚、树莓果酱,就连一年一度刚刚买回来的桐城小花茶,本来是收藏在冰箱里,也移位至冰柜。如果还有同事朋友约我出门玩耍,我也会谢绝,说“这阵子很忙,过几天再约”。
   接下来日子里,在我家的饮食结构中,平添了一份果酱,自制的,“有机绿色”食品,能供应一两个月。特别是在早餐,食用面饼或馒头时,掰开来涂上桑葚或树莓果酱,香甜爽口,丝丝缕缕,余味悠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您尚未登录安徽文学网,注册即可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关注我们:微信订阅号

官方微信

APP下载

全国服务热线:

始于2005

联系电话:13696553609 13053003889

商务合作:徐先生 (13053003889)

Copyright   ©2015-2016  安徽文学网Powered by©Discuz!      ( 皖ICP备15010679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