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我的乡村(一)自然

0
回复
987
查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4-12 21:18: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南池朱湾 于 2021-4-12 21:21 编辑

我的乡村(一)自然
南池朱湾
   乡村,是相对于城镇而言,用“农村”的称谓似乎更准确点,包涵有“农民与农业”,地处“在希望的田野上”。
   我的父辈及祖辈,都是农民身份,就算是我这一代变更为所谓“吃皇粮”的,就算是当今时代、社会整体处在“转型期”、模糊了“身份”这一说法,我们骨肉里的“农村”情结依然紧紧相扣,以致解都解不开。
   生我养我的地方,一年四季分明。“打春”(立春)是开年的信号。在这一天到来之前,农家都会贮存些“腊水”用来浸泡保管一批“腊货”,如年糕、豆腐之类,假使换上立春后的水,年货的“保质期”会缩短;真可谓春意盎然了,春水也躁动。
   于是,柳枝萌起鹅黄的芽头,小草一夜间探出地面。不知不觉地,大地开始铺上绿色,由杂乱无章很快连成片、汇成海。树的枝条蹭蹭拔节,一天一变样,细细的,似“弱不禁风”。等到“惊蛰”雷鸣,万物齐醒,大自然热闹起来,水潺潺,虫歌唱,风云起舞,禽兽奔忙。谁也不愿辜负大好春光。
   越冬的小麦更加翠绿,看久了,满眼尽是绿油油的;油菜开花时格外夸张,由几枝几朵,一两天就能如火如荼般、大地遍体金黄;红花草(紫云英)虽矮小,举起红色的小火炬,见缝扎针,星星点点,又成燎原之势。交织起红黄绿,覆盖着大原野。此时的乡村,躺身绿树丛中,尽享明媚与秀色,在巨擘图景里乐然陶醉。
   牧童短笛春雨,布谷牛耕浪花。“原野牧歌”图,云幂下,青青色,远山淡雅,近处写意;人在画中,调色板就在手里。春播给土地换装,“人勤地不懒”,希望的种子发芽、生根、成长,有呵护,有憧憬,就有指望。
   夏雨适时足量,满沟渠满水塘。池边的杨柳,伸出恰巧挨着水面的老枝,龟鳖爬上来晒太阳。听听蛙鸣,看看雨燕;人走路的匆匆脚步声若太大,它们就“扑通”一声掉下去,躲过惊扰再上来。荷叶卷曲着出水,再舒张开来,等挤满水面,便挺身而出,任凭风吹雨淋,叶面戏滚落珠,荷枝摇曳生姿,荷花含苞欲放,幽幽清香,阵阵袭人。
   这个季节的火热是一份情怀,一切都在向着巅峰行进。知了(蝉)深藏地下三五年,感知初夏,破土而出,借繁茂的绿野作庇护所,整整一个夏天,齐唱赞美生命的歌。蓝天白云,阳光雨露。农田里的庄稼,菜地里的菜,盛装勃发,茁壮成长。
   尤其是水稻。禾田一望无垠,风吹绿波如海潮滚滚,没有涛声,只有稻花香。
   小河如同彩带,飘忽蜿蜒。掩映于河两岸的村庄,繁华尽显。早起的招呼声,劳动的号子声;百鸟啼啭,鸡鸣狗吠。炊烟拢来,月上树梢。动静的节奏,仿佛大地的脉搏,把乡村的时光分分秒秒给度量好,固定住。
   到了“立秋三天分早晚”时,暑热悄悄消退,接着秋意催赶着物候转换角色。此时收获的喜悦引领人们前行。稻米,瓜果,土地的恩赐如期而至;家禽家畜渐渐膘肥体壮起来。物阜人康,日子慢下来,云彩喜欢静止在天空。
   大雁拖着长长的、斜斜的身影从半空飞过,叫声传递老远,仿佛是回音似的。雁南飞,看样子,有点依依不舍。
   风声变悠长,能把一片片落叶吹得旋转起来,在空中起舞,半天难以落下。水起波纹,涟漪到荡漾,从水池这头往那边,也是一个个慢镜头。
   少了些遮挡,人们的视野更开阔、更清晰;农闲了,相互间的话题也多起来。谈收成,也谈纠葛,笑几声,吵几句。乡里邻里,拐弯抹角都是亲戚,低头不见抬头见,你与我,我与他,就这几家,不复杂,也不用雾里看花。
   说起雾,倒是另一景。深秋的雾,清晨从水面,从罅隙,从僻静处,梦幻般升起,袅袅娜娜地,把裸露的原野及村庄全裹上面纱,时而呈现亭台楼阁,继而林木森森,迷蒙云海,浪花礁石,可称作平原陆地版的“海市蜃楼”。
   下雪属于冬天的标配。除了“瑞雪兆丰年”的意义,银装素裹本身就是洁净端庄地体现,冰雪天下,苍茫一色,容不得其他事物染指。不过,在乡村,人们会暂时忘了严寒,有事没事,就喜欢踏雪而行。或探望长辈,或走走亲戚,燃起炭火小灶,捧上新酿米酒,围坐圆桌,从这家到那家,说“屋里真暖和”,如此热闹好些天。
   厚雪覆盖的野外比往常要寂寞许多,但冰裂的细微声,树枝被压断的“咔嚓”声,在旷野里更加衬托出寂静。等到大雪封山或堵路数日后,觅食的“雪老鸦”(乌鸦的一种)集群飞越、栖止,因为食物短缺而起纷争,抢夺,追逐,在空中、地面、枝头大声噪呱。野鸡则成双成对出没于低矮的树丛,受到惊吓时奔跑起来格外敏捷,一边同时发出“咯!咯!”的急促预警叫声。不安分的孩子会借机带着狗,沿着禽兽足迹追寻,大呼小叫声不停。这一切,能把单调的雪原渲染成危机四伏的出猎场所。
   冰雪消融的时候,天空的蓝,水面的青,似乎融为一体,加上特别清新的空气,自然界一段最纯净的时光,让岁末的乡村平添些古老的容颜。
   四季在悠悠岁月里转换,过年前后,辞旧迎新,周而复始;小村庄沐浴在阳光下,一草一木都是那么熟悉;至于乡音,更是人一生中最久远的记忆烙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您尚未登录安徽文学网,注册即可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关注我们:微信订阅号

官方微信

APP下载

全国服务热线:

始于2005

联系电话:13696553609 13053003889

商务合作:徐先生 (13053003889)

Copyright   ©2015-2016  安徽文学网Powered by©Discuz!      ( 皖ICP备15010679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