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徽文学网

搜索
热搜: 初醒
2428
查看
13
回复

王剑冰:认识木渔

[复制链接]

楼主: 木渔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楼主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4-10-29 14:03: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认识木渔
——木渔散文集《木渔的灯火》序
王剑冰
  我和木渔原来不认识,不同乡也不同窗,但我们很快就熟悉了。熟悉还是因为文字吧,说起来中国的文字很有意思,它能把两个很不熟悉的人弄得熟悉起来,就像一根烟。对于文字来说,它比烟的作用还大。我以前写东西,都是存在纸上,存着存着就存丢了,有人就告诉我,你建一个博客,把写的东西放到博客上,就丢不了了。我这人笨,开始博客还是别人帮我建的,密码都记不住,总是人家帮助我上文章,看见我在哪里发了就放上去。时间长了,我就觉得挺麻烦人的,就学着自己整。木渔就是在我的博文下面发现的,木渔说的话好像跟人家的不大一样,怎么不一样我也说不好。但是让你想去看看这个木渔,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这一看还真的不得了,文字让我记住了他,也就算认识了。
  其实真正知道木渔,是他让我为他要出版的集子写点儿感想,他传来了他的作品,后来又传来了他的名片,原来,这是一个搞科学研究的,不属于咱们这个行当,等离子体物理是个什么概念?而且还做过日本、美国的访问学者,搞的都是很特别的研究,人家这才是正经的弄家。我就真的对木渔感兴趣起来,我看到了一个真正的木渔。
  木渔首先是常有梦想的,你说谁不是常有梦想呢?但是木渔的梦想是一个叠着一个的,似乎都能实现,想上大学,想考研,想读博,想深造,想进研究所,想娶妻生子,想写东西,你看,一个一个的都实现了。不过也有落空的,比如当初想跟那个穿绿色上衣的女孩好,就没有成功。没成功就另怀了一个梦想。这个有情有义的汉子又去了那个女孩住的地方,那是多少年以后了,且是带着老婆孩子去的,木渔在那个女孩的后山上发了一条短信,让人感到心里温温的,这个木渔,我不知道他怎么想的。不管怎样,木渔没有隐瞒,这是个真人。木渔现在成了整大事的人物,但是木渔丝毫不隐晦以前的自己,以前的木渔是个什么样子?想摆脱困境的那一段困境,几乎都要崩溃了,老爹老妈的理解和支持,让木渔坚持了下去,那是怎样的一种境地,不是那个梦想的支撑,木渔或许永远就成了社会底层的普通一员。这些木渔都写到文字里去了。
  木渔不假。
  我不知道木渔对文字的热情来自何方,看木渔写作的时间,大部分都是这几年写出来的,而且有的是连续写的,好像木渔搞科研搞出了名堂,能够举一反三一样,他写这个的时候就想起了那个,顺手就都写了,那些个思绪都带着春雨,淅淅沥沥的下个不停,木渔在春雨里播种得很顺手,让人想了木渔遇到了好年景。
  那么以前的木渔呢?以前的木渔许也写过东西,但是并不是太热,木渔热的还是他的追求,他的学业,他的饭碗生计。等到一切都安妥了,他的文学的梦想又在某一天悄然地来了,来的有些急切,并且为他带来了东风。木渔乘风扶摇而上,看见了辽阔无边的一派生机。于是他开始不务正业起来,不过他写的多了再看,就不知道哪个是他的正业了。当然这是一句玩笑话,木渔的写作都是利用了业余时间。也许一开始木渔的梦想是一个作家的话,他早就成为作家了。那样我倒是为他的学业有些惋惜。作家好找,科学家难求啊,你没看现在弄个作家容易到什么程度了。但是正经说,弄个好作家还是有些不容易的,你就戴着个作家的标签到处摇,摘了标签人家还是不认识你。
  我认识了木渔。木渔这个名字很有意思,他不是木鱼,不是敲了才响的那个,他是木渔,木的意义深长,渔的意义也很广大,木是固定的,渔是漂泊的,木属于泥土大地,渔则在于泥土以外的水域。两个完全不同的东西合在一起,就更是合出了意味。再者,学术研究与文学创作在木渔这里也顺理成章地结合了,就像两种物质由于需要而融接在了一起,过后让人惊奇地发现,不仅融接的十分牢固,而且十分美妙。
  木渔不凡。
  木渔的文字是那种平实的、自然的,不是城里的钢筋水泥,是乡村的粉墙黛瓦,看着有一种朴旧的舒服。说话絮叨一般,但是絮叨得很到位,让你乐意听他的絮叨,你说吧,说到哪啦?该说说你的过去了,再说说你知道的人和事儿吧。木渔就慢慢说道着。
  我听完了木渔的说道,正好十一长假过去了。我是平时出去的多,遇到长假就不出门了,躲在屋子里看书,难得的清净啊。这个假期净看木渔了。我有时忘了是在读一篇篇散文,连在一起的时候,我就觉得眼前出现了一连串的画面:求学路上的大雪,津门的圆月,戴维斯小站的雨,旧金山的海鸥,上野的樱花,日本的木屋,还有三河的祖母、善良的外婆和祖父、心怀红豆的启友伯父,做礼拜的父亲、患胆石症手术的母亲,生孩子雪夜找车的小夫妻……我随着那画面漂移,我有些在意那些人物的命运。
  我看见木渔站在叶子家的后山头上,心中怀着莫名的怀想面对着冬阳,我就暗自发笑。我看见木渔为了网络的病急得四处找人求医,忙乎得不知所措,又想起为他媳妇生孩子上医院定车找车的情景。我看见木渔的母亲因为胆结石住院了,而木渔还远在日本,木渔的急迫在纸上蹦。我为木渔抓住那只忠实的黄狗心里发紧,而后又发疼,我想劝劝木渔把它送人吧,木渔没有听见,木渔只顾难受了。我看见木渔笔下的村庄和老街那么有特色,却一点点地消失了,我随着木渔的文字不停地慨叹。
  我在木渔的带有泥土味和海腥味的文字里泡着,竟就总是忘记了时间,夜晚十一点了,窗外竟然有一只公鸡在打鸣,不知道它是错乱了哪根神经,还是故意错乱我的时间概念。
  有人说泡温泉是一种享受,但是享受久了反而会有副作用,在木渔的文字里泡久了,也是弄得腰酸背疼。看到最后,抬头打开窗子的时候,一股清新的气息扑进来,同时扑进来的还有林子里的黄梅戏,刚才怎么没有听见?我喜欢听黄梅戏,黄梅戏情感真挚,温润细腻,千回百转,纠缠人心。猛然就想起木渔不是安徽的吗?感觉安徽人说话唱戏与写字的腔调都有些同类。
  木渔的集子名叫《木渔的灯火》,灯火是用来照明的,就像太阳和月光。
  木渔说,“有楝树错落的地方,那就是人与畜共居的地方——村庄。”
  木渔说,“每一个进出小村的人,第一眼望去,便是洋槐稀疏的身影。它总是在不停地提醒着来往的人们,那三间草屋便是我的家。”
  木渔说,“我家老屋的灯火,它的熄灭距今已有30年了,然而夜梦所想,它似乎依旧燃烧在那里。那盏曾经的灯火,时隔遥远,想起来却依旧温暖。”
  那就是木渔的灯火吗?是木渔灯火的源油吗?
  在木渔的生活中,雪后上学路上的第一行脚印,白石山大雪中房东送来的白米饭,堂哥寄来的家书,春天里第一次开放的野百合,还有去广州打工遇挫,与好友建中的煮酒相携,大学毕业将近五年的锅炉厂的营生,第一次考研失败的泪痕等等,何尝不是一种灯火呢?在木渔前行的路上,时时处处都有这样的灯火,映照着木渔,让木渔温暖,给木渔方向。那些不确定的但是时时出现的灯火,点亮了木渔的生命之花。
  我觉得木渔是一个内心十分温暖的人,正因为有这样的温暖,他才记着那些给过他力量的人,不管那个人给出的力量有多大,哪怕只是一小点点,但那一小点点,在木渔的心里也撬动了地球。
  木渔的文字好多都是在日本做访问学者时写的,那个时候就觉得木渔的心思很乱,写写日本的见闻,想想家乡的山水,写写异乡的风雨,想想家乡的爹娘。木渔这是怎么了,木渔想家啊!故乡,那是木渔的圣经。
  对于祖国,对于家乡,对于亲人,木渔都有着深厚的感情,从走出小村的那一刻起,那小路,那老屋,那风中的眼睛,那雨中的身影,灯火一样无时无刻不在木渔目光里飘,木渔心中拉扯着一支扯不断的风筝。
  木渔的灯火的闪亮,还有他执著不屈的生命之光,他擎着的岂止是以往,也一点点地照亮了未知的前方。
  木渔的作品完成于对文字的出色的理解和对散文的透澈情怀,他毫不张扬地游走于自己广阔的天地间,忘形忘情地耕耘在快乐无比的时空中,而后快乐地晾晒着自己的收获。
  这完全是几年间的收获,而在此之前,他似乎一直都按兵不动,忙着他的学业他的研究,直到有一天,他觉得应该给自己一个交待的时候,他才想起那一片虽然荒芜但仍然厚实而肥沃的土地。我能够感受到他的欣喜,他的兴奋,他的抑制不住的热情,在他神迷而沉郁的灵风感雨、激雷情电中,那些带有着温度的民族的文字庄稼一样摇曳蔓长。
  “这个秋天来了,清晨的阳光撒在臂膀上,没有往日的热烈,反而多了几分温柔。这样的差异使我觉得,秋阳与夏日的不同可能就在于他们的高度吧。夏日几乎就在头顶,让你压抑,让你躲进屋子里,而秋阳肯定是高高地悬在空中了,我们可以遥见,也可以审视。”(《那一年秋阳高照》)
  “足下的池塘里起了波浪,还有微微招摇的蒲草。这是风的作用。这里就是一个天然的风口,是这个城市最为绝妙的纳凉处。站在水草边,那横堵在面前的竟是一座山。它的逶迤挡住了去往东南的视线,让你不得不注目和审视。山顶上,矗立着一高一矮两座铁塔,尖尖的天线直刺苍穹。每一日,它们都在传递着这个城市的繁华如烟。”(《蜀山的海》)
  木渔的文字很多都是这样徜徉在时常的经验和细致的感觉之中,那种不动声色的描写总是细雨一样刷过你的内心。
  电脑网线出了一会儿的故障,急的四处转圈,牧羊的苏武会在这个时候找上门来,与木渔交流感想,木渔想着,苏武那个年代是怎么把思念熬成一季季的风雪的?木渔的这个想进入到文字里,霎时就引出了那么多的感叹。那不是木渔的游戏,是木渔的真心。这种真心让我感到,木渔似乎一开始写作就知道了写作的真谛,而有些写家,多少年都在玩着时间的游戏。
  你可以读读《网络是乡愁的连线》、《窗前的叶子》、《雪夜的一次急行军》、《雷麻店》、《祖母的三河》、《最忆油菜花黄》、《红豆生北国》、《那年煮酒》,还可读读《鄱阳湖,五百年的梦》、《口述历史,无字的史书》、《居巢世家》、《气冲牛斗刘巨容》,他不管写景写情还是写历史写人,都写得到位,有情有意,有深有厚。
  木渔就像一个捕鱼的高手,一下水就不会转弯抹角、迷茫四顾,而是直接往深里去,让你看到他的觉,他的悟,他的禅,他的道。
  文字承载着木渔的梦,也承载着木渔的快乐,承载着木渔的生活,在科研的缝隙里,有着文字的润滑,那事业的轮轴或许会更顺畅。我不知道木渔文字的远方在哪里,但我知道木渔不会停下来,他已经上路,而且走得很好,你看,他有些得意地笑了。我远远地看着这个可畏的笑。革命尚且不分先后,何况文学?
  

签到天数: 1

该用户今日未签到

发表于 2014-10-29 14:11:36 | 显示全部楼层
祝贺

档次不低!

点评

可以把这个当做一个新闻来发呀!  发表于 2014-10-29 14:16
楼主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4-10-29 14:12:56 | 显示全部楼层
大英雄,我刚才放在茶座的,谢谢你关注!
楼主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4-10-29 14:13:37 | 显示全部楼层

因为不是本人写的,我是贴王先生的。

签到天数: 1

该用户今日未签到

发表于 2014-10-29 14:27:34 | 显示全部楼层
置顶 !精华 !高亮!
必须的!
楼主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4-10-29 16:03: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木渔 于 2014-10-29 16:04 编辑
谁是英雄 发表于 2014-10-29 14:27
置顶 !精华 !高亮!
必须的!


说实话,这是很好的一篇散文,放在这里大家可以学习一下。
从新闻角度,他给我写序,也是对咱们安徽文学网的支持。因为我挂了散文版主的名号。
王先生已经公布在他自己博客里,算是对外不保留了。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4-10-29 16:26:43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共赏,必须的。

签到天数: 40

该用户今日未签到

发表于 2014-10-29 19:56:36 | 显示全部楼层
从字里行间我们看到了一个本真、鲜活、深度而又较为全貌的木渔,更为读者提供了一篇介人绍书的散文佳作,带着宜人的 温度暖人心怀,恰如春风缕缕,从不同的时间和地方徐徐吹来......我欢喜!

签到天数: 119

该用户今日未签到

发表于 2014-11-1 10:23:12 | 显示全部楼层
先生当科学家,又当文学家了!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5-10-1 09:41:36 | 显示全部楼层
在BLIOG中已经学习过了,再学了一次,祝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您尚未登录安徽文学网,注册即可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QQ|关于我们|隐私条款|免责声明|友情合作|Archiver|手机浏览|小黑屋|

安徽文学网 ( 皖ICP备05018301号 )Powered by ahwxw! X3.2 © 2005-201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