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徽文学网

搜索
热搜: 初醒
293
查看
1
回复

昏睡的恋人

[复制链接]

楼主: 踏冰龙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楼主

签到天数: 1

该用户今日未签到

发表于 2016-12-2 09:24: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昏睡的恋人
                               《一》
    夜,满天的星星,卫成明抬头望着这特别明亮的星空,觉得罩在面前,那伸手可摘的北斗七星,很快忽闪忽闪,遥不可及垂悬天边。
卫成明盯着北斗七星,快步向家走去。那北斗七星下方,就是他家。突然星空一下暗了,最亮的北斗七星也暗了,很快不见了。这时,卫成明听见美妙歌声,一阵一阵飘过来,他被歌声吸住。一个身着白色连衣裙女子,猛地抓住卫成明,让他立刻动不了;卫成明想看清她,忽然不见,一切都黑了。他惊恐万分,用尽力气挣脱,朝奔去。。。。。。卫成明知道只是一个梦。
“成明!成明!”卫成明隐约听见喊声。他想睁开眼睛,感觉自己躺在床上,慢慢的他看见这熟悉病房,他醒了,又闭上眼睛。他想起了,那天下午天气不好,自己被突然闯进三轮车撞飞的一刹间。看见柳爱生,这个认识一年多女友,她坐在床边,望着窗外,他马上闭上眼睛。
卫成明躺在病房,想起家里有年迈的父亲和患病母亲,还有一个时常让他惦记五岁小孩,卫成明他的妻子去世了。看见柳爱生守护在这里,他心在流泪了。
                            《二.》
柳爱生终于在守护两天时,今天早上,感觉卫成明身子在动,她回头看见卫成明眼睛睁一下,急忙呼唤着他。她好高兴,她在市中医院住院部守护卫成明二天了。柳爱生他们真的怕他醒不了。她想起那个又瘦又矮医生。现在明白了,那医生不是在安慰柳爱生他们。那医生说,出事时,多亏卫成明头戴安全头盔,保住了性命。不过,那医生接着说,一定要抓紧治疗,晚了,可能有后遗症--如下不了床、瘫痪等。想起这个,柳爱生刚刚的高兴,马上全没有了。筹款吧,她想到卫成明的好友福苗。可是他也住院了。
福苗在半月前住进中医院。他在一家大众机械公司上班。福苗是在上班时,自己不小心,手被数控磨床,磨一下,五个手指都露出白骨。当时,公司老板---胡总用自己宝马豪车,立即送进医院。胡总很快通知福苗亲属----卫成明,其实卫成明只是同一个村子的同学。卫成明曾经在胡总的大众机械公司,工作了二年时间。
柳爱生知道,那天下班,卫成明就是急着再次看看他的好友----福苗,那天傍晚,天下着小雨,吹着风,其实东南沿海地方,一下雨,就有风;气温比前几天更凉。卫成明骑着电动车,在一楼办公室门口,和柳爱生招呼一声就一闪而去。
柳爱生一边收拾办公桌,一边还在心里惦记这事时,冷轧车间主任---李顺才冲进来。他对着柳爱生大喊:“快!派车!卫主任被车撞了”。柳爱生绝不相信,她一米五个子,瘦小身子,似乎站不住。她用手撑着办公桌,惊慌的 一动不动地问:“怎么啦,在哪?在哪?”。李顺才飞快拉开她办公桌抽屉,一把抓住钥匙,转身奔向商务车。
商务车直奔中医院。车上四个工友用他们自己手扶着,稳住躺在车里的卫成明。柳爱生正在给公司马总打电话。“怎么回事?卫主任上班还不到半年呀。” “这这是交通事故,你们快报警!”“马总,肇事的是一辆黑户三轮车,逃了。交警让公司尽快送医院。”
李顺才听见柳爱生手机里的马总话,也许感觉到什么,他极不高兴,“叫老板来医院,我们都是公司员工呀。”
柳爱生忽然明白许多,她已经觉得有李顺才帮助,不在慌张、害怕。只有这时,柳爱生真正认清了李顺才本人。她记得在市人才市场招聘会上,第一次把李顺才的简历直接丢尽不合格文件袋。在以后现场招聘会,这位矮个子,头顶毛发稀拉拉、又黄又细的李顺才,尽管李顺才把简历又送过几次,最后都被柳爱生绝收了。直到后来,在一次人才招聘会上,柳爱生遇到了卫成明,才把李顺才招进公司安排到冷轧主操工。
那是一年前的一次人才招聘会。柳爱生在10号摊位上,继续招聘她们兴成机械有限公司急需岗位---熟练冷轧主操工,那李顺才最想的岗位。李顺才看一眼柳爱生公司招聘简章,很快绕开。卫成明那时在众力机械有限公司,在15号摊位上招聘普工。李顺才走到卫成明面前,他看招聘简章内容,总觉得不情愿开口。卫成明看着这个矮个子,头顶毛发稀拉拉、又黄又细的小老头,站了半天,便主动热情地向他笑笑,递过公司招聘简章。“你好,你看我做什么合适,我岁数。。。。。。”卫成明接过李顺才的简历,他看了李顺才的简历,证实卫成明的猜测。眼前的小老头,果然是自己老乡,还是同一个县老乡。在外漂泊打工,遇到这样的老乡,真是缘分。“我们公司是招普工,工资低。你在冷轧行业做了十多年,都是三连轧机老师傅,去别的公司看看,这里有好几家需要你这样师傅。”“嘿嘿嘿,我找了二个月,都说我老了。”李顺才伤心的叹道。“哦,是这样。李大哥,我叫你李大哥吧,我们是老乡。。。。。。”李顺才一听到卫成明说是老乡,他一阵惊喜:“阿!老乡好呀。我急呀,二个月没有找到工作,我都想回老家了,你一定要帮帮我呀。”李顺才那一直强撑的信心,这时全垮了。卫成明向李顺才介绍自己情况,他们聊起来。“就这样吧,李大哥,放心吧,我给你留一个普工岗位,你现在去找找今天有没有招连轧机岗位。”“卫经理,有一家再招这岗位,我都没脸去问。”“哪家,哪家再招?”“就是那家。”卫成明顺着李顺才手指方向,没有看见。“在哪?哪家?”“就是10号摊位,是一个女的再招。”卫成明这次找到10摊位,这个女孩子不管是长相,还是身材都很平常。整个现场招聘会,就是咨询台,那个1米7的年轻女工作员,吸引了卫成明眼球。因为在这个人才市场,卫成明也是常客,这里几个年轻女工作员,都认识卫成明。
“你好,我们好像在一个经济工业区。我是众力机械公司,我在15号招聘”
这个女子笑笑:“你们招的怎么样。”“你好,这是我的名片,你那个岗位招了好久。”那个女子仰起头:“呵呵,是的。你是卫成明,我认识你们老板---胡总,听过你们胡总夸你。。。。。。”他俩聊起来了。“柳主管,你在这家公司工作三年多,资深呀,你们人多,公司大,我要向你学习学习”卫成明说,“呵呵,错了,你们效益好,我们马总好羡慕,说你们管理好,听说你们胡总和我们马总认识。”“是吗”卫成明吃惊一下。“马总,那当然都是本地人。”。。。。。。。
      在一旁,李顺才也慢慢凑过来,碰一下卫成明。这时,卫成明明白了:“哎,柳主管,帮我一个忙吧,我一个老乡,你认识,条件太差,你想想办法。”卫成明把李顺才往前一拉一推,就站在柳爱生面前。“阿!是他。太老了。”柳爱生感到意外:“是他!他来过多次,不行呀。”“我不老,我才49岁,我会遵守制度。”
柳爱生看见这个像小老头的李顺才,叹一声:“可是,我们老板说超过45岁就不要招,这种人做事呆,不灵活。”“柳主管,我不会的,我很灵活,帮帮忙吧。”
柳爱生看着李顺才那一双渴望的眼神,看着卫成明期望的表情,这个和她年龄差不多的人,已经给她一种冲动了:“好吧,试试吧。”
招聘会要结束了, 卫成明和司机说几句,他又走到10号摊位:“走吧,柳主管,坐我们车走吧。
                          《三》
李顺才坐在公司商务车副驾驶上,不停地回头看看昏睡卫成明:“快,他被撞得很重。”
中医院门前及周围停满车子,周边的路灯和医院里透出了灯光,在这个灰暗的雨天里,显得无力、沉沉。柳爱生听见急诊部那边,一个中年妇女,在哀求着医生:求求你,救救他吧!一楼过道,来来回回的人们,依旧匆匆忙忙。
在急诊室外,李顺才拉住一个刚刚走来的矮胖医生:医生,求求你,看看他,他被车撞了。这矮胖医生看见,抬刚来的卫成明,立即让他们到过道另一处,占据一个病床:你们快去挂急诊!要住院。
此时,外面的风,夹带着细碎雨点,飘撒到每个人的脸上,让人感到一阵阵凉意。“马总什么时候到呀?”李顺才问,柳爱生说:“刚刚我打过手机,他说,他在路上。”“钱不够,挂不了急诊,把你们自己身上钱都掏出,凑凑吧。”李顺才在安排着。一个车间员工喊着:老李,卫主任要吐。李顺才不知在哪里顺手拿一个塑料盆,李顺才被吐出来血腥气味,冲的整个脸都变形,半盆血呀。柳爱生吓坏了,看见卫成明苍白的脸,大家都在担心,他会不会死。柳爱生走上前,轻轻的摸摸他的手,冰冷冰冷。
一起来工友,没有见过这个场面,吓得不吭声,呆呆发愣。李顺才跑去找医生。矮胖医生快步跟过来:急诊挂好吗?去!给他盖一床被子。李顺才不停的对医生说好话,求他帮帮忙。“马总,医生说尽快抢救,真的不能等!”柳爱生在打手机。医生似乎被感动:“你们有多少钱就交多少,我去说说。”马上带着李顺才挂上急诊。
                             《四》
柳爱生在这中医院,守护卫成明二天时间。卫成明终于醒了。可是,柳爱生看见刚刚醒了卫成明,很快又合上眼睛,急冲冲找医生了。
她跑到值班室,激动地告诉护士:他醒了。
“哦,他没有事了。”
“可是他又闭上眼睛了。”
“你们钱不够了,医生刚刚来过,要你们抓紧筹款吧。”
是的,那天夜里10点,马总来了,他看着昏睡的卫成明,向医生询问了情况,矮胖的医生带着责怪的口气说:“你这老板也太忙了,快抓紧治疗吧。没钱,也不能看他死去吧。”马总满脸不自然的笑道:是的,是的。
卫成明在医院,已经二天了,花去近二万元。柳爱生焦急,不知道找谁筹款。他家里经济情况,柳爱生非常清楚,绝对负担不了这治疗费。她打了马总手机,没人接。又打给李顺才。手机里传来李顺才大喊声:我知道,你不要急,我马上去找公司。
在公司里,李顺才带着几个工友,去找马总借钱。二楼的总经理办公室,马总正在宽大的办公桌上看电脑,办公桌一侧,摆放着一颗发财树,树冠罩住了半张桌面空间。“马总,我们都是你员工呀。我们借钱。。。。。。。”
已经是上午,中医院很多人,医生护士都忙起来。柳爱生在中医院里等着,不时地打给马总,又打给李顺才,有时打给公司财务。
从中医院住院部9层楼的窗户,俯瞰全市。这优美的市区,街道上五颜六色车辆不停从各种高楼大夏群流走。能住在这美丽富饶的城市,也是柳爱生的梦。
自从在人才市场相识后,卫成明来招聘会,一定会在QQ上问柳爱生来不来;柳爱生要去招聘会,同样会在QQ上,问卫成明来不来。有时,她和卫成明会提前散场,一起逛大超市,逛商都。
在童装专卖店,卫成明想买一套给他小孩,食品专卖店,他又想买一些带回老家,给父母尝尝;柳爱生觉得卫成明有一股力魅力,她在这座城市工作四年,眼看她自己30岁了,她要抓机会。
柳爱生不会忘记,卫成明买给她那一双浅蓝色高跟真皮凉鞋。她很爱惜的穿着。那是在网上看到的皮凉鞋款式。柳爱生后来不买了,她觉得后跟不高。没多久,卫成明特意带她到大超市二楼,在一个名牌专卖鞋店,柳爱生看到这心仪的皮凉鞋。她兴奋,急不可待的试穿起来:好漂亮!她对着镜子左右看看,她很满意。“多少钱呀?阿,好贵呀。我没带这么多钱。”柳爱生打开钱包不好意的望着卫成明。卫成明拿出钱包,没有一张百元,几乎空空的。他对柳爱生笑笑,店年轻的老板娘也笑笑了:我送给你吧。其实卫成明和老板娘说好了帮他进一双鞋,钱也付了。她满意了,终于带回了这双鞋。她一定要请他吃饭。
那是柳爱生开心一天。在QQ上,她给卫成明留言,要他下午下班一起去商都。她慢慢得走在闹市区里,向他们约定的地方回合。她不放心,又给卫成明发一条短信。“什么?骑车来的,跑到大润发商场充电。”柳爱生看着卫成明回复自言自语。她立刻回复说,我赶过去,你在哪等我。
时间过得很快,天色接近晚上。公交车顺着街道公交路线,一路走走停停。到了站,一下公交车,柳爱生发现了卫成明。他站在大润发商场进口处,急切左盼右望。他还穿着平时穿的白色套头衫,下穿一条经常穿的牛仔裤,一看不入时尚,但很有活力;很快,卫成明发现了柳爱生,朝着她来的方向,大幅度地挥手。他俩一起进了商场。
柳爱生点了很多好吃套餐,让他选,尽管卫成明不让点。“今天是你生日。我给你过生日。”卫成明惊喜得泪水快要流下。他不会想起过生日。在卫成明老家里,只有那些幸福的人,才会想着过生日,特别是年轻女孩,最喜欢过生日。
商场外面的华灯明亮,人们欢快着进进出出。卫成明骑着车,带着柳爱生回工业区。
一进工业区,便到了兴成机械公司门口,这是柳爱生工作的公司。卫成明目送着柳爱生朝公司走去。这是多少会目送柳爱生,卫成明不记得了。柳爱生没走多远,又回头走过来,站在卫成明电瓶车一侧,停住。她仰起头,看着经济开发区的星空。星星很亮。“我送你回去吧,我明天不上班。”柳爱生对卫成明说。“不行,半小时路程,怎么回来。”卫成明不同意。柳爱生对着卫成明笑着,好像在想什么:“你再送我回来呀。”“好吧,我再送你回来呀。”“呵呵,你明天不上班?”“我找车送你回公司,我们公司外面有很多三轮车,有时也有出租车。”“你想得美,晚上黑车很多,我怕。”是的,夜里坐总让人担心。此时,卫成明真想在柳爱生公司附近,找一家公司上班。
                              《五》
已经是中午时间了。柳爱生靠着住院部窗户,望着市区,在想着她和卫成明的美好记忆。一定不能让他留下后遗症!
柳爱生的手机又响了。原来是李顺才打过来电话。李顺才告诉柳爱生:马总不会拿出十万元,李顺才已经找工会,组织一场捐款活动。目前捐款有一万余元,可是不够呀,一天就要一万花费。她一听急了:那怎么办,找谁?公司应该垫付。可是,马总说公司没钱。
想起住在12层福苗,她去看看,也许他有什么办法。福苗也许知道在老家那边能借到一点钱。对了,我也应该看看他伤势,告诉他卫成明受伤了的情况。在这里,他算是卫成明最亲的人啊。
福苗住院后,得到很快及时治疗。半个月就能下床。除了每天吃药,挂水,没有什么事,看到,听到病人呻吟,急得他要出院。柳爱生在十二层电梯一出来,看见熟悉的身影进了另一个电梯。她想不起来是谁。那熟悉的身影进入电梯一霎那,回过头;李柳爱生和那个人目光碰撞一下,便完全进了电梯。
柳爱生的到来,福苗很欢喜,他马上下床,走到门口,向外看看:“卫成明人呢,来了吗?”“他也住院了,伤的很重”柳爱生说的话让福苗感到很沉。“这公司要负责呀。你们公司马总怎么会这样!。。。。。。”福苗不停地责怪马总。他要下去看卫成明,福苗口里说着:这是卫成明上次带来的营养品,这时胡总刚刚送的营养品。福苗用一只手提起来就走出去。
柳爱生提着他们送给福苗的营养品,心里很难过。卫成明现在还在昏迷之中。半年前,马总的公司---兴成机械公司再招办公室主任。柳爱生找了马总,说众力机械公司卫成明想来应聘。马总似乎知道柳爱生和卫成明来往。听说是众力机械公司的卫成明,马总当然乐意,马总很早就认识胡总,他们是朋友。马总知道众力公司,在二年前差一点破产。后来,这个卫成明来了,众力公司再也看不到八点上班,八点半不见机器轰响现象。不过马总要求,必须现在另个其他公司上班一月,然后再来兴成公司上班。柳爱生明白马总的意思。她真不想让卫成明来这个公司上班,可是卫成明决定了,柳爱生后来听说,众力公司的胡总,有一段时间总是坐在自己办公室,很少开豪车去玩了。
福苗来卫成明的病房,心里很沉。他是卫成明带进这众力公司。之前在老家,他只是一个数控操作工,在国企上班快五年了。在卫成明来众力机械上班一个多月后,福苗来到这众力公司。在卫成明的鼓励下,从一个学徒开始做,做到车间主任。刚开始,福苗一听做学徒,背起行李要走。福苗在车站被卫成明拦下,卫成明告诉福苗,他刚来这个公司,白天上班很多人出勤不出力,公司本来订单不多,有时要求加班赶货,结果,车间里灯火通明,却只有两三个人操作生产。公司不是质量退货返工,就是不能按时交货,遭遇取消订单。好一点师傅,频频离职。然而,这些岗位再招,又要花时间验证工作能力。每月都在招聘这些岗位。
卫成明告诉福苗,刚开始,他就从基层做起。本来是应聘总经理助理,完全可以坐在办公室天天汇报,可是他没有这样。一次,胡总准备外出几天。那天早上,胡总来到公司,一个人在公司里走走看看,他在公司公告栏看到了一串名单---那是员工昨天迟到,请假,早退名单,他看到有好几个是自己的亲信,这些人都吃了公司提供的免费中餐后,下午就不见人。胡总很早就接到反映,胡总时常感叹:是呀,上班时看不到人,吃饭时,食堂是满满的人。车间里机器被标识清楚,点检表都有卫成明的签字,设备干净,物料摆放整齐,安全通道清洁;胡总心里高兴,最近没有什么验厂,检查。的确不容易,也难怪反映卫成明的人不少。走出车间,胡总看见办公楼外面,员工有序排起队来,不一会,卫成明面对大家,开起一天的早会。胡总从这时起,完全放心了。
卫成明站在那里,大声说着昨天发现的问题,点名让这个车间主任出来解释;一会儿,他又说某个车间做得好,要车间主任报上来。
那天,卫成明说得很认真,但他发现很多员工有些怪,有点在示意卫成明什么,他心里疑惑是不是自己衣冠不整,头发乱了;这时,卫成明回头发现胡总了。此时胡总带头鼓掌,马上,掌声淹没大家。
                        《六》
已经是下午了,柳爱生仍然为医疗费苦愁。福苗在卫成明的病房,默默无语。他坐在卫成明的床边,看着最后一瓶吊水,摸着卫成明的手指许久。
这时李顺才打来电话,说:马总要出差一周,一个客户要退货。马总他拿出一千元说是捐的。给财务打招,卫成明的工资可以提前预支。马总坐车走了。
柳爱生不知所措,李顺才感觉大家都没有办法,只好告诉柳爱生,唯一的办法,送卫成明回老家治疗。福苗听了这个办法,没说话,安慰一下柳爱生,他回自己的病房了。
柳爱生还是不放心,她去找那矮胖医生,把这个想法,告诉他。他们没有办法了。那矮胖医生很同情卫成明遭遇,也非常了解、明白柳爱生、李顺才他们与卫成明的关系。矮胖医生对柳爱生说:好吧,就这样办吧。你那个小老头怎么没有来,他真不错。如果还欠医院钱没关系,走吧。
                      《七》
已经是晚上八点了。夜空,满满的星星,每一个星星,都在闪闪发光。有的星星很亮,很大;有的星星很小,也很亮也亮;还有的星星,若隐若暗。这些星星都在注视着今晚发生的一切。
柳爱生走出住院部,她跑向停在一边的面包车,他们决定今晚送卫成明回老家治疗,柳爱生打开车门,等做李顺才抬着卫成明过来。这时李顺才和几位工友,抬着卫成明,直接送到刚刚停在另一侧的救护车。此时,柳爱生看见福苗和还有那个熟悉身影---胡总,他俩迎上去,护送着卫成明的担架上车。
柳爱生急忙跑过去,看进躺在车里的卫成明,她不敢相信。胡总走过来,递过一个银行纸袋,交给柳爱生:“这是我的心意。”
救护车丢下福苗和胡总,离开了中医院,消失在都市灯火辉煌的车流里。
                                             2014-7-22于合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您尚未登录安徽文学网,注册即可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QQ|关于我们|隐私条款|免责声明|友情合作|Archiver|手机浏览|小黑屋|

安徽文学网 ( 皖ICP备05018301号 )Powered by ahwxw! X3.2 © 2005-201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