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徽文学网

搜索
热搜: 初醒
965
查看
3
回复

在白色恐怖下的宜宾城 一 宜宾在一九二五年

[复制链接]

楼主: 桦林边缘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发表于 2017-4-27 08:37: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九二五年十月末,就是十月三十一日,在西南四川宜宾的一个阴沉的黄昏,这时,天空非常乌灰灰的,空中堆积着多片长长的铅灰色云片,几乎遮满了整个低沉的天。天上落着小雨。接近初冬的宜宾,还是有些冷,不时还有点阴冷的风从南面吹来。在宜宾城北,非常清秀的岷江绕城往东南面的金沙江汇合,这里就是世界第三大河一一一长江。宜宾是万里长江第一城。现在,在岷江北岸的公路上,凡是来自外地的人去城里,都要下车子,走到河边赶船到城里。
这时,有两个人打着红胶雨伞,步伐匆匆地从他们身后的一条长长、已经被雨淋得稀释的泥浆路上朝河边走去。这时,在他俩的身后是一些低矮的贫民草房和从房子间绕出来的土路。而在这些破草房的东面是一片连着的高低不一的山峦,从这里沿山脚下出来的一条公路通往宜宾下江北;往西是一庞大的低矮居民区叫安奉,可惜被一道长长的灰色高土坎挡住了。
他俩从重庆来。一个有四十一岁,中等身材,方脸,多成熟的陈宣;一个是江子能。两人向江边较块地走去,准备过岷江到城里。
这时,尽管落着小雨,在江边上还是有五六个人等着赶船。他们中有戴草帽、斗笠的男女。
正在走着的陈宣往在自己眼前在缓缓流过的呈浅绿色的岷江河水的对岸一望:在河对岸,在有雨落下的位于江边的高坎上,是一片低矮平房的宜宾城。此时,已经有灯光的居民的房子在潇潇的小雨中,在暗黑的天色下,显得繁杂而更多显示出大城市的热闹。
“哎呀,这船还没有来!”江子能说。
“等一会儿就来。”陈宣说。两人都想快点赶船到城里,都不想在这样恼人的雨中多呆。
两人到了河边,站在五六个人的身后,都等着对面船老板把船划过来。大约过了十多分钟,在等船的五六个人中有人喊了一句:“船来了!”
听到这一句话,两人都不禁动了一下;身边的人也骚动了,原来沉闷的气氛变得活跃起来。
两人不再说话,先前长时间的沉默中,忽然听到有人说了一句,都马上抬脸从站在他俩前面些他俩打着的伞前站着有戴草帽的高低不一的缝隙间看出去:这时,在落满雨点的暗绿色的江面上,有三个戴着草帽披着蓑衣的船工分别站在有棚的船头船尾上,平稳地较匆匆地划着船而来,看着看着就要到这边了。
    看到船来了,大家都情绪高起来,都心切地等着上船。过了四五分钟,看到船要近了,陈宣、江子能更没有耐烦心了。
几分钟后,船老板站在从船头上搭到江边的甲板旁,挨个收钱,才让顾客挨个上船;等大家都上了船,船老板才和自己的伙计把船板抽到船头上,调了一个船头,划向在一片暗黑的天色下,青莹莹的、正有密集如颗粒般的小雨打在船下的缓慢流动的江面上朝城边划去。
    陈宣和江子能上了船,一会,船就向对岸的、在已经暗淡天色下的傍晚的宜宾城较匆匆地划去。此时,看到船渐渐地划向一片暗绿色的、令人心都变得空空的河中心,看到带暗色的流速较快的河水在朝船侧下的船底急急涌来,心就如被什么抓紧了似的。江子能心都紧了,把脸移开,不想看了。反正过不了五六分钟,船就到对岸了。两人心里想:这次,终于回到宜宾了。从今以后,他们将继续自己的革命工作了。想到这里,两人心里带有很大的期盼。
在这样的心情中,十分钟后,船到了城边下有沙地的河边。在河边上有不少的鹅卵石,有些在水里。船靠了岸,人们都下了船向眼前是一长片陡斜的堡坎上走去。这时,有一个30岁身着长衫的、打着一把红胶雨伞的男人站在岸边已经打湿了的上坎的小道旁,看到他俩走了上来。就招呼道:“李老板(陈宣的化名)!”
林先生(江子能的化名),你们到了。”
陈宣一看,这人是在城合江街开了一个杂货店的成有礼(在同志面前,人们叫他成坚)
“唐老板(成坚化名),真是麻烦你了,这么大的雨还来接我们。”
“没什么。走,到我那里去。”成坚说。非常的热诚!
“要的。”
然后,他们三个沿着陡斜的上堡坎去一条小道,上到了宜宾的刘臣街。这条上坎的通宜宾东南延伸去的街,在到另一条很长的街稍微拐过去,沿着这一大街就到宜宾繁华的大十字街了。刘臣街有宜宾北门的一个菜市,除了卖各种菜,鸡鸭等,街边上还有些面馆、酒馆、茶馆,从白天上午,下午一两点人来人往非常热闹!
此时,要到天黑了。街上的店铺还是有些在开张,而住家已经开始吃晚饭了。看到在住家和店铺两边的、已经被不断落下的小雨淋得在乌黑的天色下水淋淋而发亮的无人的街上,还有在前面的向近的街道上显得在雨中的落寞的街道往南伸去被凸出的街房遮住的视角,尽管在天色暗黑的就要降临的夜晚中,陈宣和江子能感到了回到家的温情。
“走,老陈,老江,我们走涵西街,到合江街我的店铺去。”成坚看到身边没有人就小声说。
“要的。”
然后,他们走过刘臣街,往左(东)拐进了一条路面有些斜的街走去。
……
    一九二五年六七月间,那时,国民党先总理孙中山逝世,在北平的宜宾人陈宣、江子能想找到在北平的中国共产党机关和办事机构,想把宜宾人民悼念孙中山和在宜宾筹建宜宾共产党支部的事报告跟共产党,始终没有寻找到,显得非常失望。两人想既然在北平找不到共产党,就到上海。“上海不是中国共产党的诞生地吗?”在客栈房里的陈宣对江子能说。
心情失望的江子能听到了老陈说,心里觉得这是一个好主意。
“老陈,你说的对。”
“走,我们明天赶火车到上海找共产党。”江子能说。
说到这里,陈宣又显得失望了。他说:“老江,就算我俩到了上海,可是上海这么大,我们去哪里找党。而,我们两个还不是共产党员,只是共青团员。”
“这有什么。我觉得到了上海,去上海大学,找在那里上学的李硕勋,他不是宜宾人吗?也许他有办法。”
“嗯,就这样。”听到江子能说,陈宣有些失望的心又活络了。他等不得地说:“老江,你在客栈里等我,我去火车站买明天到上海的票。”
“好。”
陈宣说了后,马上走出北平王府街上的一家客栈,匆匆地向火车站走去。一个小时后,就跑回来说:“老江,火车票买好了,是明天上午十点从北平开往上海的火车。”
“要的。”
商定了计划,明天就要离开北平,两人又重新燃起了进行革命的热情。晚上了,两人还最后逛了一次古老的北平城。第二天早晨,提着一只红皮箱,非常愉悦地到了北平非常热闹而繁杂的火车站,上了火车,三四个小时后,到了上海。
他俩问了许多人,才找到了上海大学,见到了颧骨有些凸,长得有些英气的宜宾高县庆符人李硕勋等人。他们都是宜宾人。并把自己的愿望告诉了他们。不久,他俩见到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人之一恽代英,通过和他多次来往,更加深了他俩一定要为天下的劳苦人民求解放的了解,在恽代英的介绍下,他俩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几月后,受党的派遣,以组建国民党左派县党部的指导员的身份,两人回到宜宾。此时,两人正在带着这样的任务。




 楼主| 发表于 2018-1-26 09:42:03 | 显示全部楼层
在白色恐怖下的宜宾城(二)


      成坚把两人带到自己店里,让自己妻子做了饭跟他们吃。到了晚上,在两人房间里,他们进行了亲切的聊谈。成坚对他俩说:“老陈,老江,你俩明天好好休息一下,到了晚上,我带你俩见郑佑之同志。”
  “要的。”两人都明白地下党的事如果不是非常急,最好在晚上做,这样,以免引起敌人的注意。
  然后,他们谈了起来。陈宣知道自己和江子能走了近四五个月了,现在宜宾是什么情况还是不知道的,特别是同志的情况。就非常关心地问:“老成,你说一下,现在宜宾的局势。”
  “要的。”
  “由反动军阀统治的局面还是照旧。听郑佑之、郑量澄说群壹周刊的编辑李筱文入团以来,表现非常积极,自从他参加了老郑举办的青年读书会后,革命的意志更坚决了。还有,在双石铺乡(这是宜宾最偏远的靠近自贡的一个乡)的进步青年李家勋在家乡开办了一个公民常识学校。
  他想要提高那里的乡民素质,改变那里愚昧落后的面貌。还有,要不了多久,老郑要让的姨妹李坤泰来宜宾求学。”
  “他姨妹的大哥不是不让他幺妹出来读书吗?”陈宣问。他也觉得李坤泰的大哥自从父亲去世后,掌管着这么大的家业,就是非常的霸道。
  “是呀。听老郑说,她大哥把她关在家里,不准她出来,说女子读书是造孽。”
  “我知道,老郑的这个小姨妹是一个思想坚定,坚决脱离封建家庭的专制束缚的。”
  停了一下,陈宣又问:“还有呢?”
  “还有在国民党部队的王伯赏、白宴清任职的徐经帮,看来要走了。”
  “为什么?”
  “好像老郑要跟他安排新的任务。”
  “派他去哪里?”
  “回宜宾屏山(宜宾西部的一个县)建立农会,搞武装暴动。”
  在一边的江子能听了后,说:“看来,我们宜宾这样的革命形势就不错,对我们以后的发展的革命力量打下了很好的基础。”
  成坚知道这次他俩回来,而且,他也在关于党的小组会上,知道了两人已经入了共产党。一定是带有党的任务。就非常关心问:“这次,你俩回来,有什么任务吗?”
  “我两已经在上海人党了。”
  “这个老郑接到上海地下党的通报已经告诉我们了。”成坚说。
  然后,他俩告诉了成坚这次回宜宾是主要帮助宜宾党组织组建宜宾国民党左派县党部的,因为,现在处于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
  他们三个非常的兴奋一直聊到半夜才睡。第二天,他俩依然在成坚的铺子里,上午到宜宾的大街上去逛,下午又睡了一个小时,吃了晚饭等到了晚上了。冬日夜晚降临在古老的宜宾城。黑黑越越的深沉墨黑般的夜拉长了时间往深夜凌晨伸展而去。到晚上19点半,成坚对他俩说:“老陈,老江,我现在带你俩去老郑的家里。”
  “好。”
  “走吧。”
  然后,到了门口,成坚对站在门旁的自己妻子说了一句:“树娟,我出去了,要半夜才回来。”
  “你去嘛?”
  然后,成坚和他俩走出房子进入黑黑的塞满了冷气的街道,往南城的一条胡同较匆匆地走去,他们随后走位于宜宾城边的一些小巷,晚上了,走在白天就安静,晚上几乎无人走的窄窄的又长的巷道里,他们才感到安全,不只是心上的,还有环境上的。二十分钟后,他们走到了宜宾南城,在金沙江边的一片贫民区的房子中的一间门前站住。成坚说:“到了。”
  然后,他敲门;一会,他们三个走进了中共宜宾地下党员郑佑之的家里。

    第三章、在店铺里
  中共宜宾地下党员郑佑之,是宜宾县人。是宜宾早期的马克思主义思想的传播人之一。1921年,他在四川成都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同年暑假,他去泸州见中国共产党人恽代英,后在自己的亲朋好友中宣传马克思主义思想,是一个意志坚定,决心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一生的共产党员。
  在陈宣、江子能和郑佑之见了面后,不久,根据党的指示趁现在是国共合作期间,陈宣协助郑佑之、尹百民、尹绍州、郑则龙等党团员,在11月6日,在宜宾城的文庙街叙联分校由4个城区党部所属的全体党员参加的大会,成立了国民党左派县党部。后来,川军熊克武部的吕超以国民军的名义驻防宜宾高县。因为陈宣和吕超是故交,党利用这个机会,让陈宣去吕超的部队进行革命活动。
  ……
  到了一九二六年一月,在宜宾的党员经过一段时间的筹建,准备在一月底,建立中国共产党宜宾特别支部。
  今天是一九二六年一月三十日,是阴天。在成坚卖日常货品的如:烟、酒、肥皂、牙膏、酱油等的窗子外,能看到对面街上店铺是卖盖碗茶的李老板的开着发黄的旧门,没有一个顾客去光临如庙子般的店铺。它的灰瓦房顶掩映在一片灰白色的、含有一种浓厚深冬气息里的天空里。时不时带有的有些冷的风从窗子外忽地吹进来,使得成坚的店铺也显得冷兮兮的。
  位于四川南部的万里长江第一城宜宾处在反动派的严酷统治下。宜宾是云南、四川、贵州的商贸物资集散地。有众多的来自全国的商人来这里做生意,所以,非常的繁华!
  地下党员30岁的成坚和以往一样,坐在靠近大门边的椅子上。他有一个店员,主要负责卖货,基本上待在在一个红色的柜台后,等着客人来买东西。现在,是上午了十点多钟了,门都开了两个小时了,都没有人来买东西。这时,一股冷风吹进来,使在门边坐着的穿灰蓝色长衫的成坚感到自己身子、腿脚都冷冷的,而且,非常冷!成坚被冷得肩膀、身子有点微微发抖。就不想在门边坐了。这时,他看见外面下起了毛毛细雨,原先干爽的街面,也有少数人在他门边的小街上匆匆来去,现在几乎没人了,街面上开始湿起来,还能看到那边的街面上有些湿亮亮的。这,成坚非常的低落,下雨天,店里的生意是不好的。
  不过,有一件大事令他兴奋!今天晚上,将在郑佑之家里开一个重要会议一一一在这次会上,将建立中国共产党宜宾特支。这是一个非常有历史意义的事,因为,在四川,到现在为止,没有成立一个共产党的地方组织,就连成都、重庆都没有。
  '“老板,你看这天气,又落雨了。这下,我们的生意又要受影响了!”店员小李说。
  成坚非常敏锐的眼睛看了一下街上、门边,有没有人路过,没有。他就回脸对小李说:“小李,你是不是担心照样下去,我们店里的生意就不行了?”
  “是呀。”
  然后,成坚说:“你又不是才来的。”
  “老板,这几天都有雨。生意都不好。”
  “不要想这些。这没有什么,过后就好了。”成坚主要想的是今天晚上将要建立党的支部的大事,对于生意就在其次。
  “老板,你人这么好,我想生意一定会好的。”  
  ……
  成坚聊到这里,又看看柜台侧面的方格窗子外,对面是茶店都无人来往的小街,还有在非常隐晦天空上,不断地在下着有些大点的小雨。他看到:带着非常浸皮肤的冷风从旧而显得黑黄些的方格窗子缝外和大门吹了进来,还夹着雨丝,吹到他的脸上、手上,这使成坚感到身子非常发冷,还微微抖了起来。他不想开门了,想天气变好些再说。就说:
  “小李,把窗子关上。”
  “是,老板。”
  小李就回答。接着走到门边窗下,抬起手把店内有些暗淡视线里的木窗关上。他又问:“老板,还要关门吗?”
  “算了,今天是落雨,看来也没有人来我们店里买东西了。把大门关上。”
  “嗯。”
  小李就走出柜台朝已经有雨丝飘进大门里来的、在门边外的在非常灰暗的天色下、显得水亮亮的无数细雨斜落在街面上的大门哄的一下关上。
  话多的小李有问:“老板,接下来,我们做什么?”
  “什么做什么?”成坚略迷糊问。
  “是到自己房里睡大觉?还是干什么别的?”
  “现在,没有什么可干,而且,现在是上午,可能,这雨要落很久才停,说不定下午。雨一停,我们还要打开门做生意,你以为就没有事了。”成坚说。
  “万一整天都落雨呢?”小李说。
  “你马上去做饭,中午还要吃饭。”
  “是老板。”小李回答。就转身,往店里挂有一块蓝布的旁门,撩起布就进去了……
点评
 楼主| 发表于 2018-1-26 09:43:37 | 显示全部楼层

        在白色恐怖下的宜宾城(三)


      成坚和他俩走出房子进入黑黑的过道,到了门口,成坚在自己和妻子的门前,说了一句:“树娟,我出去了,要半夜才回来。”

“你去嘛?”

然后,他们就走到一片黑黑的安静的店里,打开门,就出去;然后关上,就走出去·了,他们走位于宜宾城边的一些小巷,晚上了,走在着白天就安静,晚上几乎无人走的窄窄的又长的巷道里,他们才感到安全,不只是心上的,还有环境上的,他们走到了宜宾南城,在金沙江边的一片贫民·的房子·门前成坚说说:"“到了。”

然后,他们向中共地下党员郑佑之的家走去。成坚把两人带到自己店里,让自己妻子做了饭跟他们吃。到了晚上,在两人房间里,他们进行了亲切的聊谈。成坚对他俩说:“老陈,老江,你俩明天好好休息一下,到了晚上,我带你俩见郑佑之同志。”
  “要的。”两人都明白地下党的事如果不是非常急,最好在晚上做,这样,以免引起敌人的注意。
  然后,他们谈了起来。陈宣知道自己和江子能走了近四五个月了,现在宜宾是什么情况还是不知道的,特别是同志的情况。就非常关心地问:“老成,你说一下,现在宜宾的局势。”
  “要的。”
  “由反动军阀统治的局面还是照旧。听郑佑之、郑量澄说群壹周刊的编辑李筱文入团以来,表现非常积极,自从他参加了老郑举办的青年读书会后,革命的意志更坚决了。还有,在双石铺乡(这是宜宾最偏远的靠近自贡的一个乡)的进步青年李家勋在家乡开办了一个公民常识学校。
  他想要提高那里的乡民素质,改变那里愚昧落后的面貌。还有,要不了多久,老郑要让的姨妹李坤泰来宜宾求学。”
  “他姨妹的大哥不是不让他幺妹出来读书吗?”陈宣问。他也觉得李坤泰的大哥自从父亲去世后,掌管着这么大的家业,就是非常的霸道。
  “是呀。听老郑说,她大哥把她关在家里,不准她出来,说女子读书是造孽。”
  “我知道,老郑的这个小姨妹是一个思想坚定,坚决脱离封建家庭的专制束缚的。”
  停了一下,陈宣又问:“还有呢?”
  “还有在国民党部队的王伯赏、白宴清任职的徐经帮,看来要走了。”
  “为什么?”
  “好像老郑要跟他安排新的任务。”
  “派他去哪里?”
  “回宜宾屏山(宜宾西部的一个县)建立农会,搞武装暴动。”
  在一边的江子能听了后,说:“看来,我们宜宾这样的革命形势就不错,对我们以后的发展的革命力量打下了很好的基础。”
  成坚知道这次他俩回来,而且,他也在关于党的小组会上,知道了两人已经入了共产党。一定是带有党的任务。就非常关心问:“这次,你俩回来,有什么任务吗?”
  “我两已经在上海人党了。”
  “这个老郑接到上海地下党的通报已经告诉我们了。”成坚说。
  然后,他俩告诉了成坚这次回宜宾是主要帮助宜宾党组织组建宜宾国民党左派县党部的,因为,现在处于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
  他们三个非常的兴奋一直聊到半夜才睡。第二天,他俩依然在成坚的铺子里,上午到宜宾的大街上去逛,下午又睡了一个小时,吃了晚饭等到了晚上了。冬日夜晚降临在古老的宜宾城。黑黑越越的深沉墨黑般的夜拉长了时间往深夜凌晨伸展而去。到晚上19点半,成坚对他俩说:“老陈,老江,我现在带你俩去老郑的家里。”
  “好。”
  “走吧。”
  然后,到了门口,成坚对站在门旁的自己妻子说了一句:“树娟,我出去了,要半夜才回来。”
  “你去嘛?”
  然后,成坚和他俩走出房子进入黑黑的塞满了冷气的街道,往南城的一条胡同较匆匆地走去,他们随后走位于宜宾城边的一些小巷,晚上了,走在白天就安静,晚上几乎无人走的窄窄的又长的巷道里,他们才感到安全,不只是心上的,还有环境上的。二十分钟后,他们走到了宜宾南城,在金沙江边的一片贫民区的房子中的一间门前站住。成坚说:“到了。”
  然后,他敲门;一会,他们三个走进了中共宜宾地下党员郑佑之的家里。

    第三章、在店铺里
  中共宜宾地下党员郑佑之,是宜宾县人。是宜宾早期的马克思主义思想的传播人之一。1921年,他在四川成都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同年暑假,他去泸州见中国共产党人恽代英,后在自己的亲朋好友中宣传马克思主义思想,是一个意志坚定,决心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一生的共产党员。
  在陈宣、江子能和郑佑之见了面后,不久,根据党的指示趁现在是国共合作期间,陈宣协助郑佑之、尹百民、尹绍州、郑则龙等党团员,在11月6日,在宜宾城的文庙街叙联分校由4个城区党部所属的全体党员参加的大会,成立了国民党左派县党部。后来,川军熊克武部的吕超以国民军的名义驻防宜宾高县。因为陈宣和吕超是故交,党利用这个机会,让陈宣去吕超的部队进行革命活动。
  ……
  到了一九二六年一月,在宜宾的党员经过一段时间的筹建,准备在一月底,建立中国共产党宜宾特别支部。
  今天是一九二六年一月三十日,是阴天。在成坚卖日常货品的如:烟、酒、肥皂、牙膏、酱油等的窗子外,能看到对面街上店铺是卖盖碗茶的李老板的开着发黄的旧门,没有一个顾客去光临如庙子般的店铺。它的灰瓦房顶掩映在一片灰白色的、含有一种浓厚深冬气息里的天空里。时不时带有的有些冷的风从窗子外忽地吹进来,使得成坚的店铺也显得冷兮兮的。
  位于四川南部的万里长江第一城宜宾处在反动派的严酷统治下。宜宾是云南、四川、贵州的商贸物资集散地。有众多的来自全国的商人来这里做生意,所以,非常的繁华!
  地下党员30岁的成坚和以往一样,坐在靠近大门边的椅子上。他有一个店员,主要负责卖货,基本上待在在一个红色的柜台后,等着客人来买东西。现在,是上午了十点多钟了,门都开了两个小时了,都没有人来买东西。这时,一股冷风吹进来,使在门边坐着的穿灰蓝色长衫的成坚感到自己身子、腿脚都冷冷的,而且,非常冷!成坚被冷得肩膀、身子有点微微发抖。就不想在门边坐了。这时,他看见外面下起了毛毛细雨,原先干爽的街面,也有少数人在他门边的小街上匆匆来去,现在几乎没人了,街面上开始湿起来,还能看到那边的街面上有些湿亮亮的。这,成坚非常的低落,下雨天,店里的生意是不好的。
  不过,有一件大事令他兴奋!今天晚上,将在郑佑之家里开一个重要会议一一一在这次会上,将建立中国共产党宜宾特支。这是一个非常有历史意义的事,因为,在四川,到现在为止,没有成立一个共产党的地方组织,就连成都、重庆都没有。
  '“老板,你看这天气,又落雨了。这下,我们的生意又要受影响了!”店员小李说。
  成坚非常敏锐的眼睛看了一下街上、门边,有没有人路过,没有。他就回脸对小李说:“小李,你是不是担心照样下去,我们店里的生意就不行了?”
  “是呀。”
  然后,成坚说:“你又不是才来的。”
  “老板,这几天都有雨。生意都不好。”
  “不要想这些。这没有什么,过后就好了。”成坚主要想的是今天晚上将要建立党的支部的大事,对于生意就在其次。
  “老板,你人这么好,我想生意一定会好的。”  
  ……
  成坚聊到这里,又看看柜台侧面的方格窗子外,对面是茶店都无人来往的小街,还有在非常隐晦天空上,不断地在下着有些大点的小雨。他看到:带着非常浸皮肤的冷风从旧而显得黑黄些的方格窗子缝外和大门吹了进来,还夹着雨丝,吹到他的脸上、手上,这使成坚感到身子非常发冷,还微微抖了起来。他不想开门了,想天气变好些再说。就说:
  “小李,把窗子关上。”
  “是,老板。”
  小李就回答。接着走到门边窗下,抬起手把店内有些暗淡视线里的木窗关上。他又问:“老板,还要关门吗?”
  “算了,今天是落雨,看来也没有人来我们店里买东西了。把大门关上。”
  “嗯。”
  小李就走出柜台朝已经有雨丝飘进大门里来的、在门边外的在非常灰暗的天色下、显得水亮亮的无数细雨斜落在街面上的大门哄的一下关上。
  话多的小李有问:“老板,接下来,我们做什么?”
  “什么做什么?”成坚略迷糊问。
  “是到自己房里睡大觉?还是干什么别的?”
  “现在,没有什么可干,而且,现在是上午,可能,这雨要落很久才停,说不定下午。雨一停,我们还要打开门做生意,你以为就没有事了。”成坚说。
  “万一整天都落雨呢?”小李说。
  “你马上去做饭,中午还要吃饭。”
  “是老板。”小李回答。就转身,往店里挂有一块蓝布的旁门,撩起布就进去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1-26 09:45:29 | 显示全部楼层
       在白色恐怖下的宜宾城(四)



       中共宜宾地下党员郑佑之,是宜宾县人。是宜宾早期的马克思主义的传播人之一。1921年,在四川成都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童年暑假,他去泸州见中国共产党人恽代英。后在自己的亲朋好友中宣传马克思主义。是一个意志坚定,决心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一生的共产党员。


在陈宣,江子能见了面后,不久·,根据党的指示,趁现在是国共合作期间,陈宣协助郑佑之,尹百民,尹绍州,郑则龙等党团员,在11月6日,在·宜宾城的文庙街叙联分校由4个城区党部所属的全体党员大会,成立了国民党左派县党部。后来,川军熊克武部的女超,以国民军的名义驻防宜宾高县。因为陈宣和女超是故交。党利用这个机会,让陈宣去女超的部队,进行革命活动。


到了一九二六年一月,在宜宾的党员经过一段时间的筹建,准备在一月底,建立中国共惨党宜宾特别支部成坚把两人带到自己店里,让自己妻子做了饭跟他们吃。到了晚上,在两人房间里,他们进行了亲切的聊谈。成坚对他俩说:“老陈,老江,你俩明天好好休息一下,到了晚上,我带你俩见郑佑之同志。”
  “要的。”两人都明白地下党的事如果不是非常急,最好在晚上做,这样,以免引起敌人的注意。
  然后,他们谈了起来。陈宣知道自己和江子能走了近四五个月了,现在宜宾是什么情况还是不知道的,特别是同志的情况。就非常关心地问:“老成,你说一下,现在宜宾的局势。”
  “要的。”
  “由反动军阀统治的局面还是照旧。听郑佑之、郑量澄说群壹周刊的编辑李筱文入团以来,表现非常积极,自从他参加了老郑举办的青年读书会后,革命的意志更坚决了。还有,在双石铺乡(这是宜宾最偏远的靠近自贡的一个乡)的进步青年李家勋在家乡开办了一个公民常识学校。
  他想要提高那里的乡民素质,改变那里愚昧落后的面貌。还有,要不了多久,老郑要让的姨妹李坤泰来宜宾求学。”
  “他姨妹的大哥不是不让他幺妹出来读书吗?”陈宣问。他也觉得李坤泰的大哥自从父亲去世后,掌管着这么大的家业,就是非常的霸道。
  “是呀。听老郑说,她大哥把她关在家里,不准她出来,说女子读书是造孽。”
  “我知道,老郑的这个小姨妹是一个思想坚定,坚决脱离封建家庭的专制束缚的。”
  停了一下,陈宣又问:“还有呢?”
  “还有在国民党部队的王伯赏、白宴清任职的徐经帮,看来要走了。”
  “为什么?”
  “好像老郑要跟他安排新的任务。”
  “派他去哪里?”
  “回宜宾屏山(宜宾西部的一个县)建立农会,搞武装暴动。”
  在一边的江子能听了后,说:“看来,我们宜宾这样的革命形势就不错,对我们以后的发展的革命力量打下了很好的基础。”
  成坚知道这次他俩回来,而且,他也在关于党的小组会上,知道了两人已经入了共产党。一定是带有党的任务。就非常关心问:“这次,你俩回来,有什么任务吗?”
  “我两已经在上海人党了。”
  “这个老郑接到上海地下党的通报已经告诉我们了。”成坚说。
  然后,他俩告诉了成坚这次回宜宾是主要帮助宜宾党组织组建宜宾国民党左派县党部的,因为,现在处于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
  他们三个非常的兴奋一直聊到半夜才睡。第二天,他俩依然在成坚的铺子里,上午到宜宾的大街上去逛,下午又睡了一个小时,吃了晚饭等到了晚上了。冬日夜晚降临在古老的宜宾城。黑黑越越的深沉墨黑般的夜拉长了时间往深夜凌晨伸展而去。到晚上19点半,成坚对他俩说:“老陈,老江,我现在带你俩去老郑的家里。”
  “好。”
  “走吧。”
  然后,到了门口,成坚对站在门旁的自己妻子说了一句:“树娟,我出去了,要半夜才回来。”
  “你去嘛?”
  然后,成坚和他俩走出房子进入黑黑的塞满了冷气的街道,往南城的一条胡同较匆匆地走去,他们随后走位于宜宾城边的一些小巷,晚上了,走在白天就安静,晚上几乎无人走的窄窄的又长的巷道里,他们才感到安全,不只是心上的,还有环境上的。二十分钟后,他们走到了宜宾南城,在金沙江边的一片贫民区的房子中的一间门前站住。成坚说:“到了。”
  然后,他敲门;一会,他们三个走进了中共宜宾地下党员郑佑之的家里。

    第三章、在店铺里
  中共宜宾地下党员郑佑之,是宜宾县人。是宜宾早期的马克思主义思想的传播人之一。1921年,他在四川成都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同年暑假,他去泸州见中国共产党人恽代英,后在自己的亲朋好友中宣传马克思主义思想,是一个意志坚定,决心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一生的共产党员。
  在陈宣、江子能和郑佑之见了面后,不久,根据党的指示趁现在是国共合作期间,陈宣协助郑佑之、尹百民、尹绍州、郑则龙等党团员,在11月6日,在宜宾城的文庙街叙联分校由4个城区党部所属的全体党员参加的大会,成立了国民党左派县党部。后来,川军熊克武部的吕超以国民军的名义驻防宜宾高县。因为陈宣和吕超是故交,党利用这个机会,让陈宣去吕超的部队进行革命活动。
  ……
  到了一九二六年一月,在宜宾的党员经过一段时间的筹建,准备在一月底,建立中国共产党宜宾特别支部。
  今天是一九二六年一月三十日,是阴天。在成坚卖日常货品的如:烟、酒、肥皂、牙膏、酱油等的窗子外,能看到对面街上店铺是卖盖碗茶的李老板的开着发黄的旧门,没有一个顾客去光临如庙子般的店铺。它的灰瓦房顶掩映在一片灰白色的、含有一种浓厚深冬气息里的天空里。时不时带有的有些冷的风从窗子外忽地吹进来,使得成坚的店铺也显得冷兮兮的。
  位于四川南部的万里长江第一城宜宾处在反动派的严酷统治下。宜宾是云南、四川、贵州的商贸物资集散地。有众多的来自全国的商人来这里做生意,所以,非常的繁华!
  地下党员30岁的成坚和以往一样,坐在靠近大门边的椅子上。他有一个店员,主要负责卖货,基本上待在在一个红色的柜台后,等着客人来买东西。现在,是上午了十点多钟了,门都开了两个小时了,都没有人来买东西。这时,一股冷风吹进来,使在门边坐着的穿灰蓝色长衫的成坚感到自己身子、腿脚都冷冷的,而且,非常冷!成坚被冷得肩膀、身子有点微微发抖。就不想在门边坐了。这时,他看见外面下起了毛毛细雨,原先干爽的街面,也有少数人在他门边的小街上匆匆来去,现在几乎没人了,街面上开始湿起来,还能看到那边的街面上有些湿亮亮的。这,成坚非常的低落,下雨天,店里的生意是不好的。
  不过,有一件大事令他兴奋!今天晚上,将在郑佑之家里开一个重要会议一一一在这次会上,将建立中国共产党宜宾特支。这是一个非常有历史意义的事,因为,在四川,到现在为止,没有成立一个共产党的地方组织,就连成都、重庆都没有。
  '“老板,你看这天气,又落雨了。这下,我们的生意又要受影响了!”店员小李说。
  成坚非常敏锐的眼睛看了一下街上、门边,有没有人路过,没有。他就回脸对小李说:“小李,你是不是担心照样下去,我们店里的生意就不行了?”
  “是呀。”
  然后,成坚说:“你又不是才来的。”
  “老板,这几天都有雨。生意都不好。”
  “不要想这些。这没有什么,过后就好了。”成坚主要想的是今天晚上将要建立党的支部的大事,对于生意就在其次。
  “老板,你人这么好,我想生意一定会好的。”  
  ……
  成坚聊到这里,又看看柜台侧面的方格窗子外,对面是茶店都无人来往的小街,还有在非常隐晦天空上,不断地在下着有些大点的小雨。他看到:带着非常浸皮肤的冷风从旧而显得黑黄些的方格窗子缝外和大门吹了进来,还夹着雨丝,吹到他的脸上、手上,这使成坚感到身子非常发冷,还微微抖了起来。他不想开门了,想天气变好些再说。就说:
  “小李,把窗子关上。”
  “是,老板。”
  小李就回答。接着走到门边窗下,抬起手把店内有些暗淡视线里的木窗关上。他又问:“老板,还要关门吗?”
  “算了,今天是落雨,看来也没有人来我们店里买东西了。把大门关上。”
  “嗯。”
  小李就走出柜台朝已经有雨丝飘进大门里来的、在门边外的在非常灰暗的天色下、显得水亮亮的无数细雨斜落在街面上的大门哄的一下关上。
  话多的小李有问:“老板,接下来,我们做什么?”
  “什么做什么?”成坚略迷糊问。
  “是到自己房里睡大觉?还是干什么别的?”
  “现在,没有什么可干,而且,现在是上午,可能,这雨要落很久才停,说不定下午。雨一停,我们还要打开门做生意,你以为就没有事了。”成坚说。
  “万一整天都落雨呢?”小李说。
  “你马上去做饭,中午还要吃饭。”
  “是老板。”小李回答。就转身,往店里挂有一块蓝布的旁门,撩起布就进去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您尚未登录安徽文学网,注册即可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QQ|关于我们|隐私条款|免责声明|友情合作|Archiver|手机浏览|小黑屋|

安徽文学网 ( 皖ICP备16014876号 )Powered by ahwxw! X3.2 © 2005-201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