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徽文学网

搜索
热搜: 初醒
338
查看
4
回复

原创散文,猴子

[复制链接]

楼主: 蔡志杰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楼主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6-20 15:34: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蔡志杰 于 2017-6-20 15:36 编辑

                       文/陕.蔡志杰


        猴子死了。有关猴子的死的消息,我是从妻子那儿知道的。我知道他一生没有结婚,自它的父亲死后,还一直守在家中,过着鳏夫寡居的日子。在那个抬眼望不见川,鸟雀都飞不进去的驴皮沟,种着地,受着苦。
        猴是他的本名,是我妻家隔墙邻居。猴子那个子字,是我加给他的。我总觉得自然挨上动物取名,不如索性再加个子得了。因为猴子是调皮捣蛋又很聪明的动物。我希望他叫了我取得名,会给他带来些好的兆头。
        他是猴老汉的儿子。那个眼白过多,张开眼像两颗杂面圪瘩的,我的妻二婶子还说:“猴老汉有俩儿一女,大的叫猴,二的叫小子,三的是女娃,就叫了个女子。”猴老汉死了老婆,除了还活着,却得了神经病的老妈,就是这一对半儿女了。
        我笑乡下人取名的无愿憬无欲求,特随意。男娃叫小子,女儿唤女子。如果生了很多,也不用愁那没名好叫。就按数字排了序,从大小子始,直延续到八小子。女儿也一样,大女子之后,二女子,叫道六女七女没重复。杂面二婶很惊讶我据名评头论足。后来在我丈母娘面前说:“汝家女婿笑咱乡下人取那名,【汝是我爱人小名】人家是文化人。当然是讲究的。不同咱乡下人,逮住个名就叫了。”这话转回我耳朵后,我清楚明不好说,心里怨我笑了乡下人的没文化。
       猴,人长得矮矮瘦瘦的,长马脸,眼角那儿向上抽的肌肉,让他显得有些丑气。他总是低下头,干自己的营生,不言不语的。因为窑帮厮连,墙体搭在一起。我常在去妻家时,站在墙这头的上院,无聊的看着下院。想借空和人说说话。只是,猴无论在院里浇菜,还是搬动院里的石头。死记了即不抬头,也不说话。所以,在印象里,我似乎和他没有过交流。那女子生的俊俏,清瘦,也和我妻子是好朋友。常常相约了一块出山,又一块收工。也许是女孩子固有的羞涩,或少见人的缘故。见了我,总是问一句,“来啦!”然后就迅速低了头,红了脸,俏俏的走过我眼前。小子就不同,傻乎乎的撵着我叫二姐夫,我走那他撵那儿。还喋喋不休的给我说,庄里谁家杏子熟的早,谁家的杏子最好吃。要不就是那儿的木瓜结得大,那里住了一窝灰鸽子。
      猴老汉也来。手里总提着古旧的木制的灯笼。那灯笼用麻纸裱糊了四面,内置了墨水瓶做的油灯。他总勾着背,怯怯的走进来。坐了脚底常放的四脚凳,转过身“噗”一口吹灭油灯,再用眼睛扫扫炕上的人。然后,说起话来。说的也不外乎天气,光景,收成之类的话。我的丈人,和他说不上三句话,就头歪向枕头,靠着铺盖假寐过去。我看出了丈人对他的冷漠和不屑。只有灯下洗碗的丈母娘,炕前头坐了的我,你一句他一句接那话茬。才不致于因为丈人的懒散,让人家觉出了尴尬。
       第二天,妻拿玉米棒喂鸡时,我走了过去。妻问我,“看到猴家院里的大架囤没有?”我说:“不是就倒扣在院里,靠近洋芋窖那儿吗?”妻说:“你不知道,那里头扣了个人。是猴的奶奶。”我有些不解,人么,为啥要扣到架囤里头。妻说:“不扣能行么?又都忙了出山下地,没人照看。放出来就到处瞎奔,找不上的。”
      我赶紧跑过去看,确乎那儿近窖口处,扣了只大架囤,上面还压了块很大很重的石头。我看的那会儿,即没听到人的喊叫,也没看到囤子的摇动。俨然就如空囤倒扣了一般。我不知咋么就感到了生活的可怕,人性的残忍。也许,贫穷真的让人束手无策时,做出非常举动。但用囤子扣住活人,总让人觉得很不理解。
      看了囤子,听了故事的我。总在以后的几天里,看到晌午从地里回来的女子,木棒上挑了奶奶尿上尿拉上屎的衣物,到沟底的小河里去洗。
       当我彻底搞清了猴所处的家境,我似乎明白了猴老汉的勾背弯腰,也明白了丈人的假寐。我有些怜悯起女子的身世了。多可爱,多漂亮的一个乡下妹子,活在这无休无止的痛苦里头。我甚至感觉出猴老汉,一次一次串门,有些来头,有些话没有出口。他隐藏在舌根下的话是:在我们村,或是周围十里八村,给女子瞅上个主。我觉得我应该帮女子一把,最起码,我们那儿的农民没这儿受,吃的也还不错,干活平里二出。
       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我的丈人。没想到却招了老人家的喝斥,“你不嫌麻烦?”他说话时,明显的带着忿怒。我没说什么,却并没打消那个念头。
        不巧的是,妻家后来搬出自家,去了城里。我再也没去过五十里山路的驴皮沟。
        再后来听到猴老汉出嫁了女子,主儿是枣树峁的碳毛。那黑碳毛吃苦,女子生活有了转变。再后来,听说猴老汉死了。猴和小子兄弟,手脚不去相顾。各奔了前程。那小子去山阳县做了上门女婿。养别人丢下的一堆碎男小女。受尽了操劳。等把人家的娃抚育大,一个个成了家。五十多岁的小子,因忠厚老实,感动了那女人。这才答应给他生一男半女。我见小子,是在一家人过事时,五十多岁的小子,拉了四岁的小女来赶事。问起猴时,小子说已经没了。
       老实又胆小的猴,出去混了三年,自觉那不言不语的性格,打工都吃不进去。回家又种了庄稼。过着出门一把锁,进门一个家的光棍生活。风里来雨里去,轮转着自己的生命。
        驴皮沟的牛阳,不知从那里听到猴存钱的话的。那牛阳骗猴说,自己包了处大工程,能赚好多钱,只是工程未结束,帐不好结。因手头一时不便,愿出二分的利息,接猴那三万的贷款。老实,没主意的猴竟将那些省吃节用攒了的养老钱,悉数给了牛阳。当村里人偷着告诉猴,牛阳哪里包什么工程,到处行骗诈钱,有好多欠账不识还人时。猴着了急,赶紧向牛阳要钱。那里还讨得回来毛二八分钱呢。
       好说求不来,打又打不得的猴,要了几年钱。钱没要回来,人却气病了。后来是越来越重,到了药石无效的地步。
看看生命将近,无常在另一头招手的猴。托人带信,要见村上人。把自己死后的丧葬费用,以及欠了村医的诊疗费用,丢给村上人去管。我的小舅子,延安卖那调料,回去看了次没合眼的猴。说那情景真的是可怜,猴流泪嘱咐后事时,在场的人都哭了。他是丢下五百元后,才从驴皮沟赶回延安来的。
        我默默听完小舅子的讲述,心里头忽然有了些被解脱了的好受。

楼主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6-20 15:39:24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安徽文学网,谢谢站长与我晋级。

签到天数: 114

该用户今日未签到

发表于 2017-7-2 09:30:05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汁原味,生活气息浓厚。赞一个!
楼主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7-9 16:36:28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郝编辑评点,初次见面,失敬,施礼。
楼主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7-9 16:37:25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老师,近日热毒,注意身体。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您尚未登录安徽文学网,注册即可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QQ|关于我们|隐私条款|免责声明|友情合作|Archiver|手机浏览|小黑屋|

安徽文学网 ( 皖ICP备16014876号 )Powered by ahwxw! X3.2 © 2005-201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