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徽文学网

搜索
热搜: 初醒
295
查看
0
回复

故乡行走拾笔

[复制链接]

楼主: 綄溪女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楼主

签到天数: 2

该用户今日未签到

发表于 2017-7-8 12:03: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故乡行走拾笔
文/綄溪女
晚春的时光,天气倍儿地好,大山深处,暖风柔柔地吹拂着。
车,将我们带到依山傍水的村庄。这是值得想念的地方,我的记忆我的梦,一直穿插在这个风景里。
梨山街道,曾经是一个公社“首脑”'办公之地。昔日的供销社、电影院、办公楼、低矮的民居,都退出了历史的舞台无了痕迹。街面是齐整整的商铺楼,“T”字形排列。河边南北走势长排着的徽式建筑,刷新了一个乡村生活的层次。昔日黄沙泥泞聚集的羊肠小道,被深深地掩埋在村村通的水泥路面里。
我少年的足迹,我离乡的脚步,是被这里的阳光晾晒过。我行走而来,却不知怎样问候你,我的故乡。

(一)铁匠铺

在一个很小的巷子里,太阳明朗地照耀在一间黑瓦白墙平房的屋顶上。
走近它,除了破旧就是杂乱。里面很暗,除了熊熊燃烧的炉火,一切都是黑的,几个壮汉正在加工铁器。火红的铁块在铁锤下,由软变硬被锤打成雏形,然后又被扔进炉火里煅烧,几经锤打,一个有模有样的刀、斧、锄,就成了。好铁,还需千锤百炼方成器,人生亦如此。
铁匠铺,三四十年前路过这里,“叮叮当当”的声音不绝于耳,一年四季,铁匠们都是赤膊上阵。而今,电气化的设备,让铁匠铺多了许多柔和地光线。
此铺能沿袭下来,一是因为它的职业迎合着大众化的需求,二是它品牌的资历,承载着几代人的风雨记忆。
梨山菜刀,一种坚韧的口碑,弥漫在桐川人的心坎。而张复村陈氏铁匠铺祖传的菜刀工艺,已被列入第一批县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二)、西坞马灯

广德县凤桥西坞马灯, 同样被列入第一批县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历史上,洪秀全发动太平天国农民起义的烈火,曾经燃烧在广德及其附近的江浙一带。它的发展壮大及其衰亡,功过是非自有历史来评说。
由于清政府的镇压、追杀,加上太平天国领导层的内讧,致战乱频发,生灵涂炭,尸横遍野。瘟疫的爆发,十室九空,彻底改变了广德的人文地理文化。
战乱中,两位太平军将士一路逃至西坞的深山里,隐名埋姓生活下来。他们为了纪念太平天国运动,借以神话传说创造了马灯,这就是西坞马灯民间艺术的历史渊源。
演出时,不论是演员的年龄还是战袍与头饰 ,都是有讲究的。演出场面的浩荡声势,让观者无不想到太平天国运动的恢宏局面,从而去遥忆当年洪秀全的天王位尊。
柏垫政府颇费心思,请来了西坞马灯在梨山文化广场上演。炽烈的阳光下,的确辛苦了演员们,尤其是那满脸稚气的孩子们,可爱地让我们动容。为了弘扬民间艺术,他们付出的精神,是我们无可企及的境界。
领队的大姐,性格很率真。谈及这西坞马灯,她告诉了我们一个小插曲。
最小的那十二岁男孩,还是个小学生,培养他很不容易。为了这次活动,请好假的小男孩,一直认真地参与排练,而在昨天,他突然说不演了。急得大姐她一直跟在小男孩后面,与他谈心问他有何要求。他要打篮球,她就陪着他打了一下午的篮球。耍够了脾气,男孩才说,想吃方便面没有开水,不高兴啦。阿吶,你为么不早说唉。这真是个阿吶,我哪会打什么篮球,跟着他捡了一下午的球。
大姐直率地说道着,却是满脸地委屈。太阳把她的脸晒得通红,而她一直专注着舞台,一个劲地夸着孩子。
每次演出,马灯必须得现扎,结束后立马得彻底焚烧掉。这样成本太大,实在搞不起,大姐唠嗑着。
优秀的民间艺术,无不是去其糟粕存其精华而来。弘扬民间艺术挖掘民间艺术价值,是社会共同体的责任,时不我待!不要把一些宝贵的有价值的遗产弄丢了。



(三)、母校


行至这里,万千地感慨集于心头,前苏联歌曲《小路》回旋在耳畔。人生过往,岁月蹉跎,我的母校—梨山中学,早安!
河还在,桥还在。绿树掩映的山坡上,那简陋地土墙教室,早已没了。几年前来过,里面新建的房屋里,只有幼儿园的孩子们乐陶陶。大山深处的孩子们,小学、初中、高中,都去了集镇、县城里读书。母校的辉煌时代,已经成了发黄的页面。八十年代,梨山中学是名震竹乡享尽荣誉。
桥,四块麻石板并列链接在三个桥墩上,如今,两边还加了护栏。覆满青苔与藤草的桥墩,尽显苍老。河水浅吟,波光温软。折行桥下,藤蔓悬挂在桥缝里荡着秋千,招摇的倒影,在水波里亲吻着春光。
这名不见经传的桥,很老也很殷实。它见证的足迹,是母校辉煌的往昔。莘莘学子们,无论立足何方,都不会忘记艰难而快乐的学生时代。如今,它驻足于此,保留着时代的气息,尽管与社会经济的飞跃有着落差,但它沉淀的剪影浓缩着岁月精华。



(四)、牌坊
这个村庄,不管过去的牌坊,还是今日的双龙,都仅仅是个名字。但它的文化内涵是不一样的。
牌坊,述说着一个女人的故事,这是封建制度的产物。一个女人守得一生贞洁,守得一世凄凉而得一牌坊在田畴之中。
“抬头三座庙,百步五道桥”,而今只见双龙桥,古韵几百年。溪水从桥的两个涵洞分流奔泻,寓意龙之脉气。
两个传说, 各有沉淀。
不同的时代背景,人们对文化底蕴的诠释也表达着其信仰崇拜的走向。一个村庄的更名,正是社会进步的声音。
这个春天里,我们走近了这个村庄。一座牌坊,一座桥,数百年的传承,引领着大山深处的气息。
立在双龙桥上,注视着孤寂地矗立在绿野的牌坊,沉甸甸的历史刻痕,铺垫在我们的脚下。





(五)、诗意茅田

“奇石压东土,景雅盖西天”。一幅楹联,将茅田山水的神奇,概括得诗意极致。
茅田的美,奇石流泉飞瀑。春有青山绿水、鸟语花香,秋至石瘦崖枯、枫红遍野霜林尽染。无论哪一个季节走进茅田,绵延峰谷,云浪接天,登高四望荡气回肠。
本女史曾经秋游茅田而赋:
四面青山谷浪延,秋之天色淡云烟。
崖石峻俏鸣惊鸟,草木幻生闻细泉。
远道匆忙为过客,近邻闲适做人仙。
八十老妪山中走,矍铄童颜赛少年。
关于茅田的诗意,文人墨客的笔力写得太多太多。而它更大地诱惑力,在于它丰富多彩的文化渊源。



下阳古文化遗址,属于新石器时代后期的农耕生活工具。这足以说明茅田这片乐土,很早就有了人类的劳动生活。这里山高路远是水资源的源头,加上特殊的地理位置,农作物生长期长日照充足,优质大米、天然食品享誉在外。更是这些优厚的自然条件的渗透,这里的长寿老人比比皆是,令来者惊诧不已。
祠山庙,建于明初是祠山文化的一支,也是目前保留得比较完整的庙宇,供奉的是西汉末年治水英雄张渤。
曾经毁于十年动乱的祠山庙,现在重被修葺复原。推开大门,一缕阳光射进庙堂。花岗岩的石柱,木构横梁,气势雄伟。木石结构的建筑材料,这在当时也是一个重大突破。下阳的祠山庙,无论是就祠山文化,还是古代建筑文化都具有考究价值。


六、刘福桥古屋

车颠簸着行至刘福桥,错落有致地新式阁楼别墅,一展新农村盎然气派。谁能猜想道,在这新生事物的背后,有一座古朴的村落,已经存留了数百年。
村支书吕双武,热情地给我们做了向导。他说,村里的古屋共有二十八间,大部分还有人居住。青砖黑瓦,外墙虽然斑驳气势依然雄浑。屋内木架结构,门楣窗户天井院子依然完好,屋内陈列有些混乱。显然,主人都有了新的去处。
这酷似明清风格的古屋群,也透着浓浓地徽派气息。如果保护得好,真的是旅游线路上的一个亮点。随行的政府领导,一再表述着开发古色旅游线路的构想。
我们遇到一位老者,试图从他那里找到答案。这些古屋,是何许人留下来的,渊源何在?究竟存在这里有多久?不知道!没有记载没有考查,这是历史文化的一大遗憾!
借着范氏家谱的线索,不知能否论证范仲淹后代的确存在于此,能否找到源头给古屋贴上名正言顺的祖籍名册。
要想发展历史文化旅游,大家肩上的担子很重。



此一行,路线太长,行文至此不再一一赘述。
因为特殊的地理位置,历史上的楫旅商贾在这里留下了太多的痕迹。前程铺曾经繁华的商品交易埠头,打通了江浙皖的天险通途,也为柏垫人文历史写下厚重的一笔。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您尚未登录安徽文学网,注册即可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QQ|关于我们|隐私条款|免责声明|友情合作|Archiver|手机浏览|小黑屋|

安徽文学网 ( 皖ICP备16014876号 )Powered by ahwxw! X3.2 © 2005-201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