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徽文学网

搜索
热搜: 初醒
69
查看
0
回复

许辉:月光下的园子

[复制链接]

楼主: 谁是英雄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楼主

签到天数: 1

该用户今日未签到

发表于 2017-7-27 09:26: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年轻时留下的印象,有可能会影响我们一生。

我1976年到农村插队,在灵壁县城的一户人家里,看到一丛大水缸里养植的月季,缸是残破的,还打着铜疤子,但并不影响养花;那丛月季,在我当时的眼光里可谓其大无比,它下立于地,上及于梁,花团锦簇,繁花似锦,其实没有什么词可以形容其大、其彩及形的,真叫人惊呆!后来在宿州,我有了住房,总是要种些花花草草的,但因为各种种限制,没有种花种草,却种了一篱空心菜。一篱的空心菜总长超过二十米,从我家廊下直伸往暂时的荒地中去,现在想起来,犹如北方某族人的家园,亘古、蜿蜓、苍茫。我还记得一位朋友自我家辞去,手里拎着我送他的几瓶新潮啤酒;我站在廊下送他,他沿篱子走,一篱的空心菜做他的侧景,他直走成很小了也没走出一篱子虬虬龙龙空心菜的侧景。你可想见那篱子的阵势。


到合肥后也是几年间无有定所,那一年得了仄屋,顾不得装饰,割几块地毯铺进去,就阖家儿乐了。种了些植珠,内中有一种叫文竹,听人说文竹养大了可攀援而上,攀援个三米、五米的都有可能,却最终没能养成,只落下一台子芒刺似的干针。又养了龟背竹,又养了水竹,结果什么都没养好。遗下的花盆推放在楼道里,隔壁公司一位女士从中挑了几个,还专来跟我打了招呼。过了不久,那家公司也就倒闭了。



十年后从那里搬出来,新居总归要大一点,特别是有了一方不俗的阳台。在餐厅的似乎是有情调的升降灯下夜话,把插队时关于月季的印象说给她们听,说过了就有一种感觉,仿佛优雅的并不是事物本身,优雅的倒是回忆以及怀旧的梦想!又把盆盆罐罐往楼上扛,又是花儿草呀的,一趟趟地买,也买了三株月季,分植在三个盆里,每天大水大肥地浇,是希望它们快快长大。


天还不是太热,自然也已经不凉。有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怪梦,梦见我的植物已经长大,我站在月光下看着我的园子,当然,它们不可能是月季,它们是肥厚肉汁的瓜籽吊兰,或者布满小小鼠牙式叶瓣的垂盆草——我知道,我们直接的理想都不一定能够收获,我们保证能够收获的,一定是附加在我们理想上的感情、感觉和悠然的心境。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您尚未登录安徽文学网,注册即可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QQ|关于我们|隐私条款|免责声明|友情合作|Archiver|手机浏览|小黑屋|

安徽文学网 ( 皖ICP备05018301号 )Powered by ahwxw! X3.2 © 2005-201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