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徽文学网

搜索
热搜: 初醒
204
查看
0
回复

莱马诗歌18首

[复制链接]

楼主: 谁是英雄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楼主

签到天数: 1

该用户今日未签到

发表于 2017-7-28 11:57: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莱马诗歌18首

写字就写字
有人敲门
我说:“进来吧”,他进来了
一个办杂志的人
气候很怪,今天比昨天低了10°
这个人也是
笑得像我写错的字。偏偏他找我要字
要刊登,要展出
写字就写字
为什么要刊登要展出?奇怪了
写字就是写字
和头发一样,没别的意思
我曾经把美女的长发比作风中的黑色旗帜飘扬
得意忘形
很久以前了。好傻
我可以陪你抽一支烟
抽三五支也行
说说天气,说说赭山的麻雀越来越多了
写字的人,写字。
展览的人,展览。
低10°,今天有点凉,我加了一件黑外套

甲壳虫
昨夜窗户大开,风很爽
一只丰满的甲壳虫,乘风飞进了我的鞋子
我不知道
早上走在上班路上
总觉得脚趾头不舒服,左边的
为了赶时间,继续走,速度更快
我以为新买的鞋垫有问题
坐在办公桌边,打开电脑,还是不舒服
忍不住脱鞋一看,怪了,一只甲壳虫滚出来
气息奄奄
我看着它静止,不再醒
我的致命的惰性,戕害了它这一生
用新闻语言说
——今天早些时候,银杏路上,一只甲壳虫意外身亡
肇事者莱马,事故发生在他的左脚的鞋子里
他的左脚在他身体的带动下,一直在现场
在丽江古城四方街
男的女的,几乎同来的人
都加入到纳西族的女人们之间跳来跳去
翘起左腿,或右腿
我突然什么都不想,坐在一旁的条石上看天空
看那些冻缩的云,与江南云的差异
还试图透过树缝看玉龙雪峰
看冰雪蓝天与扎染的衣帽围裙有什么关联
背后有溪水,流的应该是雪山的水
水里有鱼
这些鱼和人生苦难让我无法分辨
那些快乐的人,不时地看着别人的脸,不看天空
我一直认为人生旅途看看天空也是重要环节
四方街的石块被踩着被跳着
人类总是柔软的
我跨过溪水,去银器铺买两只镯子
一只给老娘,一只给丈母娘
秋天卢浮宫
贝聿铭创造了玻璃金字塔
我们像虫子,钻进琥珀
再往前走,就把秋天留在了身后
就把巴黎晾在了一边
就看见胜利女神,没有头;就看见维纳斯,没有手臂
就看见蒙娜丽莎,也在玻璃中
似笑非笑,性别存疑
似乎宝贝就应该残缺,完美了就不是宝贝
我们还看见另一件宝贝
一个非常精致的女孩,活着的
她盘腿坐在凳子上,面对一群雕塑,画素描
她眼里只有那一堆石头
我们都是风,都是空气,都是乌有
卢浮宫
只属于这个女孩
和季节没有关系。我来自秋天。我不能不提秋天
  
因咳嗽不能参会
这些天扁桃腺发炎
老婆买了很多药让我吃,提醒我不再年轻
我一改常态吃了一大堆药,也不见好
咳得很厉害
写到这里,瞄了电视一眼
我看见了甲午战争
看见了慈禧太后用怪异的眼神看着我
等到那个貌似学者的“眼镜”前后闪烁指指点点说东道西
我咳得更厉害
我喝一口茶,再喝一口,回到正题
今天下午三点,市委宣传部要开全市宣传部长座谈会
四县四区的宣传部长都要去
我们广电台的全体领导班子也都要去
在政务新区E区2楼3号会议室
这个会肯定很重要
但我不能去
不是不想去,是我的扁桃腺不让我去
你不知道,这种咳嗽来得猛烈,无法克制
怎么忍也忍不住
我只好穿过光线暗淡的走廊,敲开一把手的门
请假
如果我参会
冷不丁地一串恐怖的咳嗽声
任何重要的发言都会被我的发炎打断
会议怎么进行?我多难堪
就像很久以前我们一群农民在田间劳作时经历过的那一场夏天的冰雹
突如其来
昨夜梦见了一个词   
在什么地方,说不清楚
和谁在一起,也说不清楚
就那么飘忽着,梦见一个词
空中死水
然后,琢磨着,一直琢磨着
似乎还请教了一下闻一多
直至醒来,还是没有闹明白
空中死水
这几天阴雨连绵,屋檐滴水不断
叽叽喳喳的鸟叫消失了
我站在阳台上,看雨滴看赭山,看雨滴赭山
那些鸟都去了哪里呢?那些梧桐
高高站立,像扫帚举向天空
想起少林寺的和尚
想起《大唐西域记》
附带想起《马可波罗游记》
最近,一些影视名角无所事事
被电视台拉到少林寺,练习扫把功
我很想去旅游
年前退居二线了,弄了个奇怪的名字,副咨询员
不要咨询我噢,我不知道。我在欣赏
雨,慢慢下
水珠,慢慢滴
落叶,飘不动了
如果有落叶飞,在画家笔下,可能是鹰
  
桃花潭的李白
中国有很多个李白
桃花潭的李白,给我的印象深一些
雨刚停,没有月光,我在桃花潭边听水声
水声疏离,不够密集
踏歌古岸了然于胸
刚才在电视里看到,南非白犀牛走进了普洱国家公园
先来了六头,还有一头焦躁不安,没启程
这很容易想起中央电视台的
“非常6+1”
黑非洲的犀牛,白的
桃花潭的李白,黑影憧憧
时间空间,让这个世界的颜色实在难以捉摸
沏一杯普洱茶吧
——桃花潭水深千尺
1210的画
森林。迷雾。落叶
有点神秘
会议安排我住在1210,也就是1号楼210室
透过树逢,外墙斑驳
房间里,仿麻布的墙纸,茶渍色
一幅小小的画
挂在洗手间
好奇,我很好奇
拿起桌上的学生米达尺,量了一下
画幅边长18.5cm
棕色画框边长37.8cm
唯一的一幅画,为什么挂在洗手间?画上
四个女人搓麻将

扫落叶的女人
山中的柏油路边,她扫落叶
一个瘦小的广西女人
蓝褂子,紫护袖,黑长裤,绿胶靴
手拿一柄长长的竹扫帚
身边放一只大大的垃圾袋
潮湿的天空下
头顶尖尖的斗笠,扫落叶
一辆一辆黑色轿车擦身而过
她扫落叶
来来去去的电瓶车招手即停,迎送不辍
她扫落叶
开会的开会,溜会的溜会
她还是扫落叶
扫完了
她扛起扫帚,拎起垃圾袋,走进岔道
顶着一头雾水,消失在下山的林子里
我站在阳台上,一头雾水
还是去看油菜花
说好了去响水涧看油菜花
只是我在走廊上抽烟越来越困难
不免心生孤寂
总觉得下雨的时候写大字效果好
响水涧的水声又会怎样
想想村后竹林边的那些车辙
笔墨就会重一些
雨水在车辙里
也会淹留久一些
大多数人在下楼梯的时候选择有声音的方向
此时此刻列举不出什么有兴趣的选择
我收到了一条莫名的信息
还是去看油菜花
故园风景
喜欢田野
喜欢连着田野的草地和干沟
野猪比以前多了
一只老野猪,领着两只小野猪,大摇大摆走过
喜鹊还是那样,八哥还是那样
依然在高高的枫树顶上争夺窠臼
最近我画画,想圆儿时梦
我不明白我为什么有梦
走近破落的拱桥
一切印象是多余的
时常想念秋天
真正站在了秋天里,又看见老房子漏雨
我向我的村庄走去
乌云翻滚
稻子成熟了
我的一个中学同学,正在荻港的江面上捕鱼
我想邀他登坂子矶
他说他要捕鱼
他曾经喜欢诗,曾经手抄一本长诗送给我
今天,他要捕鱼
我家有稻田,稻田养鱼早已不可能
我怕大水
我向我的村庄走去
采花与抽烟的感觉
风一直在吹,横着吹
我也想像某人那样指手画脚。再想想,还是不想
于是看书
看格罗斯曼的《风雨人生》
力冈翻译的,生前送了我一本
1995年什么样子,记不清楚了,真的记不清楚了
凤凰山雨过天晴
有人在采花,我也采一支
没有人拒绝刺激与诱惑
仔细看,我举在手上的是一支香烟
复杂的瞬间
我点一支烟
看电视里一个秃头老人挂着眼镜说篆刻
不停地念叨吴昌硕邓散木
他们确实刻得好
想起一件事,我打一个电话给老乡鲍海燕
没人接
再打一次,还是没人接
弟弟在银川做装修,离家远,没有一个熟人
听说鲍海燕的表弟在银川工行,有头衔,很想认识他
我手上烟灰越来越长,要烧到文件了
突然发现无处弹
到处找烟缸
鲍海燕电话来了。那老头又在说朱文白文。我接电话
我接固定电话,手机又响了,是北魏
太复杂,混了
下雨的时候居多
在北方,雨水不多
今年我来客居,似乎雨水多了一些
在我的诗里
下雨的时候居多
下雨。和稀泥。我的诗也就是和稀泥
那些年,少年
我在南方和稀泥
收割后的稻田,天气晴朗,跟着长辈和稀泥
用木范,制土坯,我把它称为稀泥砖,很大很厚
稀泥砖砌墙,冬暖夏凉,也能风雨几十年
现在少了,人们都到城里去了
故园,谁在和稀泥呢
我站在窗口
在北方,等待一场雨
天气预报说了,这几天有
购水
我把墨绿色茶杯
推向桌子中央
再推开门
去路边饮水机买一桶纯净水
七月
北京的大街小巷,槐花满地
一部分覆盖了车顶
老树落花,小树也落花
落花与年岁无关
走路的人多数趿拉着鞋
弄得很夸张
我无法相信我会在北京一个老旧的小区里
提桶购水
这不真实
鸟鸣声中
电子屏用红字显示
一元钱购水3.4升
我又投一枚五角硬币,加了1.7升
数字是有用的,但不能划分人群
此刻,我会在这里购水?鬼才相信
天上,好像没有那么多雾霾
有人告诉我,你等着瞧
  
槐花你怎么还在开
115公交总站对面的桥头
一树槐花还在开
它背后
至少有五六十棵槐树一溜而去,都在结果
我只看到一树花
此刻,我身后有车嘀嘀叫
不远的前方,有一个女人在挥手
我看槐花。我挡住了一个男人急着要见一个女人的路
槐花,你怎么还在开,还在开
想开就开吧
九月了,九月太让人想江南
桥下有水,不浑不清,不知深浅
三月末
三月末
比黄昏略早一些
我来到北京朝阳路
东四环外
东五环里
我拖着行李箱向东走
路过一条狗
一条棕色的老狗
静静地坐在路边的台阶上
看夕阳
牠的右侧
一间又一间房产中介紧密相连
后面是等待中介的房产
空地上有一片狗尾巴草
应该叫荼
我向前走了几步又退回来
顺着老狗的目光
越过京包线
看夕阳
夕阳别在央视大裤衩的腰间
又大又红


                  莱马,原名马忠,安徽繁昌人,现居芜湖。七十年代末开始写诗,在《青春》月刊发表处女作《无题》。1982年毕业于安徽大学中文系,毕业论文《论屠格涅夫的散文诗》在1983年第四期《外国文学研究》季刊头条发表。著有诗集《这里的海水是蓝的》。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您尚未登录安徽文学网,注册即可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QQ|关于我们|隐私条款|免责声明|友情合作|Archiver|手机浏览|小黑屋|

安徽文学网 ( 皖ICP备16014876号 )Powered by ahwxw! X3.2 © 2005-201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