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徽文学网

搜索
热搜: 初醒
156
查看
0
回复

原创:二大

[复制链接]

楼主: 蔡志杰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楼主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10-24 16:25: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蔡志杰 于 2017-10-24 16:31 编辑


        在曾经的葫芦河,曾经的那些日子。有一个穿了红底白花衫子,留了狗尾巴头的小男孩,向正在庙坝上放羊的男人跑过去,嘴里还不停的喊着二大。因为摘花太专心,转个眼二大就和羊群走远了。有些心虚的小男孩,一边向前跑,一边不歇气地喊着:“二大,二大。”他的手里捻着的是一把刚从地畔上摘来的花狗草花。
       这样的情景,时不时出现在小孩成长的岁月里。在二大挑桶去担水的井沟里,在二大推着石磨的磨棍上。在他爬不上自家炕塄的难为时光。
小孩的头是剃刀剃出来的。每次剃头,二大总给他留一个环状的圈儿,盘在头上。二大叫它狗尾巴。那是请神汉老马二保锁孩子时,老马二交的办法。说那是桶箍头。以此表示,铁箍了脑袋,好存活的。
        后三庄狗的二神仙,看过一次小孩的病。说:“让这娃以后穿花衫花裤,再叫爹是二大。”那种移改法,意思很明了。旨在告许那传说中的恶鬼凶煞,这娃是女娃,且是别人家的娃娃。不是放羊那男人自家的娃娃,别错带走他。
        放羊人为那个儿子,想尽了自己的挽留方法。
        后来,小男孩去了姐家。姐姐婆家侄子,大他两岁的永连,总叫他圈圈头。四妈的儿子老皮子,见了他,总是荚着眼讥笑他。男娃娃穿些花衣裳。
永连和老皮子的话,深深刺伤了小男孩的自尊心心,也让他再也不愿留那种头。穿那花里胡哨的女娃衣服。这是他四岁以后的事情了。
他记得清楚,那年他脱下女装。换了男装时,母亲的眼里满是无奈,又不知换下的衣裳去哪儿好。后来,母亲就收进了自己唯一的一只包袱,塞进了一只木箱子里。
         放羊的父亲后来对儿子讲,为有个儿子,自家操尽了心,受尽了苦,也急了许多肚子。拿他的话说就是;因生一个儿子不能遂愿,自己流过的眼泪,比别人尿过的尿还多。
        小孩的四婶娘甚至说,小孩的父亲很残忍,把自己亲生的娃,咬掉了一根手指头头后,顺着门口扔到了院子当中。娃娃没赶上嚎一声,就断了气
        在小孩懂事后,他想起了四婶子说的话。就问起父亲摔娃娃出门是咋回事?父亲就对他说;“是有这么回事,有些话是出于别人不知道内情又不理解的原因。没办法,命整的人才那样。”
       那个小孩是我,放羊的汉子是我的父亲。
我之所以比我的姐姐差了十七岁,就是因为我的母亲,生的孩子多,能存起的娃娃少。没生出一个能活的男娃出来,抚育到满不了周岁,一个一个的死了。有的甚至不能满月。现在想来,每一次生育给他们带来的是惊喜,是欢乐与希望的同时,留下更多的是绝望,痛苦和难以估量的伤害。
        我的四姑,看着父亲那没儿子的愁肠,就对我的父亲说;不成人的儿女,是前世的冤家对头。是来讨债的主。不给点厉害和颜色看,缠上你会没完。有那样狠了心做过的,以后就能存起来娃娃了。父亲是听了四姑的话,在万般无奈下,才痛下了狠心,扔那孩子的。我问父亲时,他也说过;谁不知那是自家骨肉,谁不识心疼。实在不是活人的样,多少次看医生,终无好转,就那么有出的气没进的气时,自己才扔他的。你知道,我为之号哭过多少吗?
   说来也怪,不知是父亲命中不该绝后,还是那么一做真吓住了什么妖魔鬼怪。反正,自那扔过病孩子以后,也就存住了我。
        因为太爱儿子,怕再有什么闪失。我的父母,绝不让两岁前的我,多出门半步。日日家里藏着掩着,还担心有个闪失。负责带我的大姐,没父母亲允许,鬼都不敢带我出去串门儿。
       这事引起村里人的不解与好奇。崖窑渠住的杨家阿婶就是一个。杨家阿婶的男人在芦草沟煤矿当矿长。日子过得滋润,白白胖胖的,她很想知道老蔡家窝着咋样一块宝贝儿子在家。都二年过去了,还成年累月把娃藏在家中。于是,哄我的姐姐说,你要敢偷偷背弟弟让我看看,阿婶这里有好吃的给你弟弟吃。一向守在穷家里的姐姐,别说吃,就是见都没见过些好吃的。她看着阿婶家满锅巷的干馍馍片,动心了。承应阿婶,一定带出来让她看看。那天,姐姐瞅了母亲去上茅房的空间,背上我一气跑到了崖窑渠。阿婶没食言,给了姐几片干馍馍片。
       姐的胆大妄为,招了我母亲的追打。当母亲向放羊归来的父亲告状时,父亲说;即这样了,也算闯出去了。以后,就让儿子见人,常出去吧。
       为出入门里门外的我,不至于招灾惹祸,父亲还特意又请来了西马家沟的老马二。这人一脸大胡子,看着就吓人,是专门包锁娃娃的,做毕法事,给我起了个硬一点,可避邪的名字叫顶柱。我不知怎的,就是不喜欢那个名字。
       噢,忘了告许你,我是在四岁以后,改唤了二大叫大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您尚未登录安徽文学网,注册即可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QQ|关于我们|隐私条款|免责声明|友情合作|Archiver|手机浏览|小黑屋|

安徽文学网 ( 皖ICP备16014876号 )Powered by ahwxw! X3.2 © 2005-201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