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徽文学网

搜索
热搜: 初醒
78
查看
1
回复

一双胶鞋

[复制链接]

楼主: 永宁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楼主

签到天数: 1

该用户今日未签到

发表于 2017-12-6 11:13: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永宁 于 2017-12-6 11:14 编辑

      
    日月如梭,光阴似箭。我常常静静地坐在电脑前,把一件件陈年往事翻出来品味。突然,一双胶鞋浮现在我的眼前,那是一双黑色深筒靴,比我的脚还要大几码。那是我上初中二年级(1979年)时,自己挣钱买的一双胶鞋,那黑黝黝的光泽在记忆的长河里永远闪烁闪烁。
    我的老家在皖东皇甫山西部边陲,那里山青水秀,是城里人最为羡慕的山水的迷人,空气的清新。夏天的太阳毒辣辣的,地面腾起一股股热气,整个村庄仿佛像蒸笼一般。来到河边,清澈透底的河水,脱下了裤子,顺着河水缓缓而下,绕过几道河湾,上岸抖了抖,呼吸清新空气,舒服极了呀。我经常下河与姊妹们一起捉鱼。这也许是所有孩子夏日唯一的乐趣。而我十分羡慕他们能抓到鱼虾,跟着姊妹们学着学着,便会使用魚罩、推网、粘网等渔具捕鱼,也能自如地捕捉到鱼虾。
    小时候一双旧凉鞋开裂了好几次,都是自己用烧红的铁火叉烙补而成。秋冬季节,蓝色青年鞋是我唯一的选择,无条件挑剔。下雨天出门,舍不得穿上那双宝贝青年鞋,卷起裤脚,赤脚行走在或者湿漉漉,或者泥水横溢的乡村小道上。那个年代,同龄人几乎都会有这种体验。
    记得1979年春节后开学那天,我和堂弟老五一道上学。那是雨后还结着薄冰的天气。户外那粘满霜雪的柳树上尽是树挂,像是一根根银条悬挂在树上。可是就在在小镇的街西至学校,有约五百米长的泥泞路,其他同学都穿着胶鞋径直奔向学校。我和老五都穿着青年鞋,怕弄湿了鞋,到学校没得鞋换,会格外难受,于是我俩不约而同,卷起裤腿,脱下鞋,决定赤脚越过这段路。
    路旁树枝在狂风怒吼中战栗,摇曳不定,时而放开喉咙狂怒地咆哮,时而疲惫地喘着粗气。太阳也怕冷似得躲进了云层。人们颤着身子,袖着双手,东奔西走。狂风肆无忌惮,凉飕飕的,直灌入人的衣襟,吹得体凉心寒。脚踏入带着冰片的烂泥,带着刺骨的寒意直蹿身体,让我浑身直起鸡皮疙瘩。走在泥泞路上,虽然思想已经是全副武装了,可一股股寒气还是无声无息的窜进了衣服,我情不自禁地叫道:“好冷哦!”我耸着肩膀,竭力让自己更暖和。小河边的水已经结成了薄冰。师生见此情景,驻足观望,直啧舌头,认为我俩或许是在体验,或许是在挑战寒冷,逞英雄。其实,我和老五压根就没有胶鞋。
    做梦都想有一双胶鞋啊。有一天放学后,我和老五来到山林脚下的塘边玩,发现水塘里时而冒出泡泡,并翻出道道浪花。这时候来了个老熟人——林场的护林员。我忙问他,塘里出现这番情况是咋回事?护林员对本地一草一木颇为熟悉,笑呵呵地告诉了我们:这个塘里有许多杂鱼,都是野生的,冬天的上午鱼儿会到塘面上浅水地域晒太阳。我和老五听后,心生一计,哪一天来这里捕鱼,去换得自己渴望的胶鞋。
    那是一个星期日,这天水塘边虽然结了薄冰,但太阳还是暖暖的,水面风平浪静。我从二哥那里借了两节粘网,一节是插三指,一节是插四指,能捕捉到一斤半重以内的鱼。我和老五各自背着一个鱼篓,来到已经踩好点的塘边。这是一口处南处北的长塘,北边是埂,其它三面环绕松树山。首先,把两节粘网连接上,我左手抓住网上面主杠,右手放网,叫老五拽着网的另一头,轻轻迈步,慢慢移动,直线展开粘网。我和老五各居塘一边,从水塘自北向南移动粘网,直到网距离水塘南岸边三丈多远处,轻轻松手,将网放入水里。等待粘网慢慢下沉之后,我俩就用树枝拍打南岸边水草,用石块往水里掷,企图赶鱼上网。也真凑效,过了一会儿,粘网有动静了,网浮子处出现道道大大小小的水纹和浪花。我见此情景,得意地冲着老五喊一声:“哈哈,收网!”。老五拎着鱼篓来到我面前。我轻轻拽着粘网上头主杠,网浮子向我移动。
    第一个进入我们眼帘是一条鲫鱼,五两左右。“哎呀,我们真的捕到到鱼了……”老五高兴地对我说。我左手提着网的主杠,右手捏住网的铅绳底坠,老五快速从网衣上摘下鱼放入鱼篓。就这样,一条,两条……,收完粘网,两个鱼篓也快要装满了,都是野生的鲫鱼和鲤鱼。尽管是结冰天气,手冻得扎骨凉,我们还是眉开眼笑,把寒冷忘得一干二净。
    晌午时分,那里的空气特别清新,还有大片松林和洋槐树林,有幽静的林间小道,有鸟语和松香。我和老五背着沉甸甸的鱼篓满怀喜悦的心情沿着林间小道往村里走。我们把鱼送到村里捕鱼大哥家里,以便宜价格全部兑给他了,五角钱一斤,共得12块钱。
    星期一上午放学,我和老五迫不及待地到街上供销社的两家商店开始选购胶鞋。是买浅面胶鞋,还是买深筒靴胶鞋呢?我和老五,反复思量。浅面胶鞋价格也不低,也不适合走烂泥路。有一款深筒靴胶鞋,价格不高,可是大了两码。哎呀,当时我们俩只考虑自己的脚还在长者哩,就决定买大点的深筒靴胶鞋。五块五毛五一双,就选它了,我和老五一人买了一双。终于圆了盼望已久的“胶鞋梦”。 看着那双黑黝黝的深筒靴胶鞋,我的一颗小心啊,荡漾,荡漾,第一次体会到劳动带来的快乐。
    有一天清早,村头大喇叭播送天气预报:今天白天江淮之间小到中雨局部大到暴雨……我在家正要穿胶鞋,老五穿着那黑色深筒靴一是来找我一起上学,二是看我是否也穿上胶鞋。我俩穿着大两码的大胶鞋,哐当哐当行走在雨中……风雨和寒冷无法抗拒我们向前的脚步。
    一双极为普通的胶鞋,近40年来,在我记忆的银河中,永远闪烁着艰苦朴素,劳动光荣的光芒。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楼主

签到天数: 1

该用户今日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12-6 11:16:09 | 显示全部楼层
往事回忆,望各位老师多多指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您尚未登录安徽文学网,注册即可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QQ|关于我们|隐私条款|免责声明|友情合作|Archiver|手机浏览|小黑屋|

安徽文学网 ( 皖ICP备16014876号 )Powered by ahwxw! X3.2 © 2005-201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