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徽文学网

搜索
热搜: 初醒
291
查看
1
回复

盗花生

[复制链接]

楼主: 木渔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7 15:30: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木渔 于 2017-12-27 15:35 编辑




  读许地山的《落花生》,虽然文章很短,但是那种亲切和自然的感觉会传递很远。一家人在一起吃着花生,一直到深夜才散……,快乐和温馨,那就是平常人家的生活呀!
  我家以前也有落花生。我家的花生最早是在我们队西边的田地里。那个叫屋脊堡的地方地势比较高,适宜种植花生、棉花之类的旱粮作物。那个时候我们还叫苏小人民公社,生产队所有的作物都是集体生产,花生也不例外。生产队在屋脊堡那里种植了几块花生地。春天里,花生苗出来的时候还是很幼稚地在风里摇摆,到了七八月屋脊堡那里尽是厚厚的花生秧垄了。落花生在哪里呢?都深藏在那些秧秧根部的泥土里。
  生产队里的花生丰收了,但是不会轻易地分给大家吃掉。因为那个时候有上交人民公社的任务。怎么办?母亲会“盗花生”。原来“盗”就是用一种叫“似爪”的农具在收获完了的田里抛土,时不时地会发现一两颗遗漏的花生。看来,母亲的办法总是有的。所以在那些秋天的晚上,当母亲端出来一碗热气腾腾的花生时,我们都乐坏了!
  其实,那种“似爪”就是一个小钉耙,只是钉齿的数目一般只有4-5个,所以钉耙的宽度也就半尺宽。太宽了不好使,拿起来不轻便,至少小孩是拿不动的。用“似爪”的好处就是不会把花生切成两半,而铁锹就不行,这也是农具上的一种发明。记忆里村里有“似爪”的人家并不多,因为似爪我还曾经在小伙伴们面前骄傲呢,没有工具哪能弄出来收获来!
  我常是跟着母亲在花生地里“盗花生”。渐及长大,我也学会自己拿着“似爪”去“盗花生”。自己干活就知道了“盗花生”是怎么回事。那些花生秧留下的小坑,在坑地里往下挖,然后向四周拨开泥土,一般一个花生坑会有几颗,不过有的坑什么也没有。所以“盗”一个小时也就能获得那么多。而那又是一种耐心的活计,需要体力和判断,当然还有田间农活的快乐。做田里的活,与庄稼打交道那就是亲近自然。其实人本来是生于土地的,应该有土地的味道才好,就像落花生一样,刚挖出来还有点土味,因为距离土地最近呀!
  新鲜的花生总是煮了好吃。生的花生,剥开花生壳,皮是肉红色,一般都有几分甜味。只是刚收获的花生还嫩,咀嚼在口中感觉不到那份甜味,因为水分多了点。但是煮熟了味道就不一样了。不过,正是因为新鲜的花生有水分,口感中的那份香甜和面道才会让人回味无穷,一旦花生晒干了就没有人再煮出来吃了。因此,吃煮花生是一种季节性的吃法,不常有。所以煮花生不仅是要用生花生,更是要那些刚收获上来的花生才好吃。一碗落花生,一夜好秋眠,一定是那个时代中秋时节里的美味佳肴。
  除了煮花生吃之外,花生芽也是能吃的,可惜很多人没有吃过。花生在田地里收获完了之后,如果恰逢一场秋雨,没过多久花生垄的泥土表面就会三三两两地拱出花生芽来。所以说为什么能在收获完的田地里“盗”花生呢,因为泥土里还是有花生的。第一次吃清炒花生芽,感觉很清爽,干脆,胖墩墩的,不似黄豆芽。花生芽与黄豆芽、绿豆芽的区别不仅是口感的充实,还有色泽和外观。花生芽粗壮,晶莹剔透,观赏好。黄豆芽头大身体细,不匀称。绿豆芽就是小葱花,密密麻麻。所以还是花生芽大气。但是因为是稀罕物,菜市场不常见,也不为人所知,只有那些有种植花生的地方才能觅见。小时候生活条件差,如果是现在,在花生芽里再放点肉丝之类就好了。
  从我第一次吃“盗花生”到现在好些年过去了,我记得“盗”花生的日子好像后来某一天就忽然终止了。为什么呢,因为农村分了责任田。花生生产一多,谁还愿意费力气去是拾那些遗留在地里的花生呢!没有了盗花生,但是村里人还是照常吃花生的,一切如故。现在还有人会记得那些“盗花生”的往事吗?有一次回家我偶然提到“盗花生”,可是连我母亲也几乎忘了是怎么回事了。“盗花生”,那是一种在艰苦年代里收获虽然非常少,但却能给人以兴奋的趣事。尤其是那些晚上,一家人在煤油灯下剥花生、听着评书《杨家将》的情景是至今都是令人难以忘怀的。



2017年11月24日《新安晚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您尚未登录安徽文学网,注册即可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QQ|关于我们|隐私条款|免责声明|友情合作|Archiver|手机浏览|小黑屋|

安徽文学网 ( 皖ICP备16014876号 )Powered by ahwxw! X3.2 © 2005-201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