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徽文学网

搜索
热搜: 初醒
405
查看
0
回复

长篇小说 八路军连长徐士杰和白求恩 一八路军连长徐士杰

[复制链接]

楼主: 桦林边缘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楼主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6-7-24 08:51: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连长,营长要我们主动绕到鬼子的后方去袭扰鬼子,看起来,这一招非常不错!”说话的是:八路军一二零师六团三营二连四排排长王云龙,他和自己的连长一一一三营二连连长徐士杰走在队伍左侧边。他们的营长是:八路军一二零师六团三营营长王波。王排长,心里对这一好计策非常期待,还希望这一计划尽早实施。
“是啊,一个月不到,驻扎在河间县城的狄野大佐,进犯城北的三十里铺,看来是开始了他们的春季大扫荡了。我想,毕竟我们八路军处于弱势,鬼子的实力比我们强。在这个时候,我们不能干坐着让鬼子对我们大打出手。必须到敌人后方,寻找一切机会对鬼子实施意想不到的打击。”徐士杰连长说。他眼光几乎是注视着前面的大路上。在他们前面小碎石子略鼓起的干硬而土灰的大路,长长地延伸到前面远处的两山脚下,然后拐弯,不见了。仿佛中断似的。

  路上,除了战士们充满期待的说话声和缓慢的脚步声,四周就一片空荡荡的,也没有路过的人。大路两边是一道道长溜的像波浪般的土堆和土坎,嫩绿色的小草长在忽高忽低的相互交叠的土堆上和坎壁上。远远看去:带长条形灰土坎的斜面等与长在土坎(土堆)上的绿色小草形成了一绿一土黑夹层般的线条。再远,是连在一起不高的蜿蜒山峦。初春过后的冀中山野,尽管三月中旬了,还是在温和的春风中,略带着寒意。而展现在徐连长他们眼前的是:冀中动人的山野。

徐连长几乎话少。总是一个人往前默然走着,不太主动找战士谈话,可他温厚纯朴。他有个习惯,和自己战士谈到即将来临的战事,就不由自主地时不时地双手叉在紧系着宽皮带的腰间上,他那蓝灰色军服皱褶略伸出在他腰间的皮带上。他头戴军帽,帽檐正中有黑色的两颗钮子。在伸出的帽檐下,一双勇敢、憨厚、机智的眼睛,略扁平的黑乎乎的鼻孔;他颧骨较突出,黝黑脸透着红,更显得英气赤诚的脸,非常清瘦!在他性感鼻翼下,一串黑黑诱人的胡子和一张抿紧的嘴。他身体健壮,蓝灰色军衣和半旧白衬衣袖卷到他粗壮的两手手肘上,在他的左手臂上有一蓝底,白色椭圆,两个蓝字:八路。的小方块臂章。徐连长,28岁。

他非常沉稳,话里表现出对这个计划自己的理解。徐士杰连长当过红军,也参加过长征,是红四方面军第八团三连五排排长。抗日战争初期,红军改编成八路军时,他被提升为120师六团三营二连连长,他已经28岁了。原来的王云龙副排长成为排长。
王云龙排长走路挺有劲的,步伐较快,活泼,一个排和连的人都能听到他浑厚的爱说笑的大嗓门,他26岁。听连长说的这些话。不由得一口水吐在地上,眼睛也发亮,头爱往上一挺,有一种以其人之道,还自其人之身和鬼子对着干的劲头。
“对。鬼子要吃掉我们,那我们就把他的屁股削一半,让他们感受一下,被打屁股的感觉。不要以为,把我们八路军杀过来杀过去,好对付!就是要让鬼子见识见识我们八路军的厉害。”他说到这里,声音也提高了,又往地上吐了口水。口水吐了,他还要又吐一次。仿佛他跟前就有一个令人厌恶的日本鬼子似的。
走在王排长身后的小杨,也爱和自己的排长逗笑:“排长,你看你,就一会儿,你就把口水都吐了四三次了。再这样下去,不要把口水吐干了。”小杨故意夸张说,好让旁边走着的战士发笑。王排长边走,边转过来脸说:“我那有三四次了,就吐了两次。”
小杨身边的战士李进,风趣、爱笑。也不失时机打趣。他厚嘴唇一张就溜出来了:“排长,不要把口水吐干了,咱们没有过多的水。”
走在前面的王排长笑呵呵地把脸又后转,用右手指指他俩。“你俩兄弟呆在一起,不说正事,就知道在那里糟践人,拿老子取乐。要打仗了,也不想想怎样打仗?怎样对付小鬼子?就在那里傻笑。”
“排长,我们说点话,你就说挖苦你。”小杨马上就接着王排长的话说,好像被排长冤枉了似的,嘴都有些翘。
“我说错了吗?”王排长习惯用右手指回指自己丰满胸部。意思是:你俩就是这个样子。
李进马上斗嘴巴劲(就是贫嘴):“排长,难道你希望我们的队伍整天都死气沉沉,没有一点生气,是不是?”
王排长立刻喊道:“好了,别在哪里废话,老子没有空和你们闲扯。”他停了下,又说:“你们该注意前面的情况。你看那个战士像你们,跟没事似的。”王排长似乎带笑而心里不快,用眼瞪着,教育身后两个战士,说完转回脸在前面走着。
“排长,你怎么这样看我们?”李进问,不服气了。
“本来就是。”王排长这次脸也不后转,不客气地很快说。
“排长,这打仗前,你就贬低我们,你非常讨厌我们两个吗!”小杨故意把脸一斜,他以为排长要转过脸,嬉皮笑脸说。战士们就快活地笑起来。
“当然讨厌!恨不得把你俩丢进茅坑里。”王排长还是不回头,也逗他俩,只往前走,好像懒得回头和他俩搭话了。战士们又大笑起来。
李进说:“这样好呀。省的打仗。”
“好了,别没完没了地闲扯了。”王排长粗鲁打断他俩,又说:
“你俩不看前面,随时都有情况吗?”王排长,一个脸变得非常正色,瞪了他俩一眼,又把脸转回前面,并往前走。看了下:前面两边是一片接一片的土堆,与褐黄色时高时低的小土包横竖交叠一起。大路远远的两边是连绵褐黄色的小山。虽然,初春时节过了不久,中国晋察冀雄伟的群山还是那么的丰韵!在中国中原大地上的山脉,非常的灵秀动人!看到这里,开朗主动的王云龙情不自禁站住,感叹道:“你们看,多漂亮的山!”

徐连长也停步。向四周看了看,把双手从叉在他腰间的皮带上放下。这个纯朴忠于自己职责的八路军指挥官,一向和自己战友竭力打好每一仗外,不管是大仗小仗全力以赴;只是他在闲时话少,不善言辞。他也不是那种能说会道的泛泛之辈,但打起仗来就是一个机智英勇的连长。
“这么好的土地,”王排长又感叹道,他吸了一口初春的空气,又欣然吐了出来。这时,徐连长听了,也想不出更好的话来;他年幼的时候,家里穷,根本就没钱读书,都是在18岁参加了红军,在部队上学的文化。他参加过无数次的战斗,成了一名红军排长。也参加了长征,过雪山和草地;当红军改编成八路军时,他成为120师六团三营二连连长。

(关于红军的故事,请以后关注描写红军战事和长征的长篇小说《在广阔的地平线上》、《红军排长王德成》、《小路》、《红军连长王志峰》、《红军连长张成武和秀英》、《红军游击队》、《艰苦的岁月》,以中国著名军事指挥官王近山为原形,和他在红军、八路军时期的战斗故事的小说《王近山》。)
在他身后,有战士停步。虽然,自己的连长没有说,他们的心情也是高兴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您尚未登录安徽文学网,注册即可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QQ|关于我们|隐私条款|免责声明|友情合作|Archiver|手机浏览|小黑屋|

安徽文学网 ( 皖ICP备05018301号 )Powered by ahwxw! X3.2 © 2005-201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