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徽文学网

搜索
热搜: 初醒
380
查看
1
回复

长篇小说 不屈的中华民族 第一章山林里的抗联

[复制链接]

楼主: 桦林边缘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楼主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6-10-28 11:38: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九三六年四月的一个早晨。睡在抗联简易大棚里的19岁战士陈东光,本来睡得非常惬意!被睡在身旁的老战士27岁的李贵良因几个翻转身碰醒了。这时,李贵良在他身旁又睡着了,还打起鼾声来,他还是把一双粗大发黑的手放在他紧系着酱色宽皮带的肚皮上。一会,小陈再睡不着了。睡不着的小陈睁开眼就看看自己头上方的木窗外,那相依一起的茂盛绿树,那满树的非常蓬勃的树叶,还有如波浪般的树顶上的一片洁净蔚蓝色天空。这时,太阳还没有出来。偶尔,有一股清新的晨风从窗外吹进来,吹到了小陈红扑扑的圆脸上。这时,他听到窗外有布谷鸟那清脆的叫声,心里感到多有趣的。他在这样的心境里,过了不久,自己的一排长赵润林和炊事班长老刘抬着一大锅热气缭绕的大锅饭进棚来。
    “同志们,起来吃饭了。”赵排长喊道。然后,躺在一个大通铺上的一排战士,都一下起来。他们一般不脱军衣、皮带,抗联的生死环境和随时都有战斗的现实使他们睡觉都保持一种临战状态。然后,一个个战士们都坐起来,有整理自己军帽,灰色军衣,肚皮上紧系着的宽皮带,一个个非常高兴地下到地上到中间放有一长桌的板凳上坐下,每一个抗联战士都享受着清早起来就热饭上口的不错的生活。自从日本鬼子侵略中国东三省以来,东北抗日联军就上山打游击和日军进行了多年的战斗,他们以坚韧不拔的革命斗志,不怕牺牲,坚决消灭残暴的日本侵略者。到1936年以来,东北抗战的情势非常好,是中国东北抗联发展最旺盛的时期,他们成立了11个军,并开辟了东南满、吉东和北满三大游击区,沉重打击了凶恶无比的日本侵略者,受到东北人民的喜爱。
抗联二路军某部一团二营主要在吉林宁安一带山区打仗,县城宁安住有不少的日军。
……
此时,一排长赵润林,27岁,身材一米八,个子大,身着灰色军衣,一根酱色宽皮带紧系在他鼓鼓的肚皮上;他对人和气,作战十分英勇,是团脸,有一双时不时闪动着明亮亲近的大眼睛,是络耳胡。一排副排长王声河,25岁,身材强壮,长脸,性情开朗,人仗义。二排长刘大山,26岁,高而瘦,显得深沉,但是喜欢又说又笑。一班长宋伟,27岁,是老班长了。他是大胡子,正直,仗义,皮带里爱插一根烟杆,一天到黑,都看见他抽烟。一班副班长康明山,24岁,性格沉默,话少。老战士刘长有,25岁,高大,长脸,人热诚开朗积极。陈桂林,19岁,积极开朗。战士黄东亮,活泼爱说。战士唐邵文热情开朗。战士李雷爱笑爱说。二班长陈正武,非常彪悍,脾气暴躁。二班战士:黄瑞祥,沉默少语。战士孔应强身体薄。抗联军部秘书彭思鲁,抗联政治部主任徐光海是非常精明坚定的抗联领导人。一连长张光涛,二连长马建堂,一营长胡庆龙,团长王长海是非常英勇的机敏的抗联指挥官。二班战士马民打仗勇敢。
接着,抗联战士、指挥官拥坐一起,非常高兴地吃了一顿早饭。吃了后,有些战士呆在棚里,有些在林间去走走。抗联部队一般在早上8点半,每一个连在连长带领下,不是在多个棚的前面宽大地坝上进行射击、滚爬等训练,就是在棚的后山进行爬山训练。19岁的抗联战士陈东光听自己一班长老宋在吃饭时说,今天上午要进行爬山训练。他知道自己必须要刻苦训练,有一套真本事,才能去打鬼子。
“小陈,你怎么不去林间走走?”一连一排一班长宋伟走过来,对坐在通铺上的小陈说。宋班长非常关心自己班上的12个战士,对小战士更是关心。在他的班上,小陈是最小的。
“班长,我不想去。”
“为什么?”
“等一会,就要到后山去训练了。”
这时,战士刘长有他盘坐在铺上想事,听到小陈和班长讲训练的事,就略起身,挪到小陈身边蹲着,非常关心说:“是呀,班长,这爬山训练是最累的?“
宋班长听了,就有些不高兴说:“你怎么说这种话,这会影响战士的信心的。”
刘长有听了。辩解说:“班长,我没有这个意思。”
老宋盯了他一眼,说他:“你是老兵了,人家小陈都没有嫌累,你嫌累。”
“班长,我真的没有这样的想法。”刘长有有点急了,把他长脸伸过来,仿佛要和自己班长极力表白。
老宋班长不听他的辩白,当场再次说他:
这是一个革命战士的样子吗?”刘长有就只好闭嘴了。
班长老宋继续说:“刘长有,你怎么听说爬山就受不了。你看你,人高马大的,还怕这些!”
“班长,我不是。”刘长有申辩道。
“那你是因为什么?”老宋班长把他团脸略抬一下,他脸上显得黑红而目光炯炯,性情宽厚又严肃。
“班长,你还不知道,”战士黄东光走过来说,他方脸中有逗笑的意味。“刘长有想回家,想他老婆三个儿子了。”
老班长问:“刘常有,是这样吗?”
“班长,你不要听黄东光的,他逗你的。他专门爱这样,什么事都不干,就天天逗起闹。”
“好了。等会就练习了,你们准备吧。”老宋班长也不介意说。然后,他看见小陈,马上就整理自己军衣,拿起放在对面墙下的摆列整齐的步枪,有了集合意向。
“你看人家小陈,多自觉,不像有些同志到了训练时间才肯动。”老宋班长夸小陈,批评身边的个别人。
他们这样聊着,不久到了军事训练时间。宋班长和赵排长就带着一排战士到棚后的山沟下去练习爬山。这时的山沟下,四周是树林,一片青青葱葱的,非常诱人!
抗联一排长赵润林对参加爬坡训练的战士们说:“同志们,我们今天上午进行爬坡训练。每一个战士必须在五分钟内,按规定跑上山顶,按时到达为合格,差点必须重来。”
他说到这里,看了看背对两山脚相交的站在跟前的一排战士们,看到他们精神旺盛,有决心干好由排长布置的爬山训练的神态,知道这样的状态很好。就立刻发出命令:“马上准备!”
在刘长有身边的小陈听了,又看了看在自己眼前高耸的、满眼都是一颗颗相互遮掩的树子,都往斜陡坡顶又高又挺立地起伏而上,他感到仿佛是竖在面前的墙,所以,小陈心里非常没有信心。他在这样的思绪里,就听到一排长赵润林忽地喊一声:“往山顶冲,!”
接着,一排48个战士向又绿又蓬勃、如云涛般的松树的山上迅速跑上去。
小陈和自己战友在时而斜陡时而一颗颗树子横竖相间、在他们脚下是一片叶草青青的山坡上劲力十足地跑去。五六分钟后,一到山腰,小陈跑累了。同时,他听到跑在自己前面些的个别战士有呼呼的喘气声。这时,跑在他们身后的一排长赵润林喊道:“不许歇,一口气跑到坡顶上去!快一一”
   这声音听起来非常严厉!如一个厉害的教练,好像不让人有一丝的坐下休息的机会。平时,对自己战士非常严格的赵排长在战士们训练时,是不会手软的。这时,一班长老宋看到小陈已经跑的腿脚不稳,身子往两边偏。就几步跑上来,立刻扶住小陈。
“累了吧?”
“班长,我跑不动了。”
“你歇一会吧。”
“排长会骂人的。”小陈说,非常怕自己的赵排长。
“不要紧。”老宋班长说。至于排长是不是都这样严肃得水都扑不进,他最清楚自己排长脾气。
老宋班长就让小陈歇一下,就扶住他,在一处拱起的地上坐下。一会,就听到了赵排长浑厚的喊声:“一班长,你干什么?”
小陈和老宋班长抬起脸往后面的坡上一看:赵排长双手叉着他紧系着宽皮带的腰间,一双眼睛睁得非常大,在盯着他俩。
“小陈跑不动了。”
老宋回答。
“跑你的。”赵排长听了回答,显得冷漠喊道。’
然后,老宋就放下小陈,往上面跑去。之后,赵排长跑下来,命令道:“小陈,跟我跑。”
“是排长。”
然后,小陈就往山上跑。赵排长仅仅在他身边跑,不离开他,可能想如果小陈有一个闪失,他好帮他。几分钟后,到大半山上,小陈实在跑不动了,赵排长才背着他到山顶。

……






楼主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6-11-13 10:16:0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地下党会议


     抗联一排长赵润林带着战士们一个上午在进行爬山训练。而在抗联的指挥部里。
抗联团长王长海,他身子环厚,团脸,有38岁,反正的鼻子,一部浓黑的胡子,他目光亲和,擅长指挥作战。抗联政治部主任徐光海,36岁,政治思想强,非常精明干练!抗联政治部秘书28岁的彭思鲁,略团的白里带红的团脸,他的目光闪动着革命和青春的责任感,他人温厚,不爱摆架子,是非常忠诚的革命军人。一营长胡庆龙,方圆脸,扁平的鼻子,去骨有些凸,打仗不怕死,脾气不好。一连长张光涛方脸,非常彪悍,心地厚道,同样打仗不怕死,对战士好。此事,他们一起,就当前的抗联情况,就行谈论。这时,来了一个地下党的联络员,
“老向!”
“王团长!徐主任!彭的秘书,一连长张运涛!”老向也招呼在场的四个人。
“有事吗?”王团长明白安宁县地下党来人有事,就问。
“对。”
“老陈有指示吗?”
老向从他衣服里,拿出一个张裹紧的纸条,交给主任。
他看了纸条,对大家说:“今天晚上,陈书记将召集地下党负责人开会。商讨目前抗战形势不错,以后将怎样进行抗战工作的会议。”
王团长、彭思鲁听了,都知道开这会非常有意义,还有,从宁安地下党那里,能了解到当前东北抗日的许多消息和全国的目前局势,这对于长期在山林里和日军作战的抗联部队是有利的。在抗联中,这事主要由徐光海主任和抗联团长王长海决定执行。
王团长说:“张连长,你喊一两个人,和老徐下山。记住:你们必须保证老徐的安全。”
“是,团长。”
“还有明天上午必须回驻地。除非有特殊的事。”
“你放心吧,团长。”一脸坚定忠诚的张连长保证道。他知道每一次护送抗联领导人去城里开会,都是令人要命的事,尽管都最终无事,也令他不得大意!
然后,他们就继续向县委地下党联络员老向打听县城的情况……
后来,到吃午饭时间了。王团长对老向说:
“老向,走,去吃饭。歇一会,和老徐下山。有张连长保护你俩。”
“行呀。”
然后,他们就出来抗联的指挥棚里,去隔壁的棚里吃饭……
到了下午近14点。老向,徐主任,张连长共五个人换成便衣,告别了王团长等,
徐光海主任和张光涛连长、还有两个抗联战士、地下党宁安县委交通员老向向眼前一片林木葱葱、叶草繁茂的山边走去。对于能保卫两个党的人,张连长和两个战士都很高兴。他们三个在后面跟着,这一段路是安全无忧的,主要是到了县城,和进有日伪军把守的城门。
在树木耸立,身边就近、远处都是一片绿叶葱葱的树林间,他们渐渐地朝山边有两个非常英武的站岗放哨的抗联战士缓慢走去。同样渐渐地,他们身后那些在树林空地上的简易交错的木棚灰顶消失在他们身后一片茂盛的树叶中去了。
十分钟后,下山到县城开会的他们走到了山边。两个抗联战士腰间系一根酱色宽皮带,身着灰色军衣(这时的抗联部队装束不齐,有些是身着旧衣服,有些身着灰军衣,有些从鬼子那里缴来),肩挎步枪,站在山边上严肃巡视着山下边的广大山林。
“小李!老胡!”徐光海主任招呼道。他俩是二连长马建堂二班战士。
两个较高的抗联战士就转过身来。小李非常瘦高,一脸的清纯年青,有冲劲;老抗联战士胡凯,27岁,团脸,肤色略黑,人非常老沉稳重。
他一步走上前,说:“徐主任!张连长!你们要下山呀?”
徐光海主任回答:“奉团长的指示,下山到县委开会,明天上午就回来。”
“好呀。”
然后,胡凯说:“看到张连长跟你去,就更好。”
长得非常英气,一身灰衣服蓝裤子打扮,看起来像一个干活的人的抗联一连长张光涛,方脸,非常黑的眉毛,机智干练的眼睛,方正鼻子,身高一米八,非常魁伟有一种雄壮的气质。他话不多,就只有几句。
“好了,老胡,我们走了。”
“你们一定要小心!”
“嗯。”
然后,五人就向满山树叶繁茂,有一些日光从上方的树叶缝隙照下来的斜斜的山坡走下去。徐主任和老向在前面走。张连长和两个机警的老抗联队员跟在后面。徐主任想了解城里更多的消息。就问举止沉稳、目光坚毅的老向:“老向,最近,县上的情况怎么样?”
“日本鬼子还是非常凶!对进出城的人都要严格检查。”
“陈书记和同志们还安全吗?”
“目前来说,非常安全。组织里也没有出事。每一个党员隐蔽的很好。最近,可能是抗战的局面非常好,日本鬼子没有进行大搜捕了。”
“地下党一出事就危险了。想起去年地下党县委副书记刘红名被捕的事,我就担心组织内又出叛徒。”
“这种事难说呀。现在没有,不等于以后没有。”老向感叹道。
“我们不想这些了。”
徐光海主任又说:
“老向,今天晚上的会议在哪里进行?”
“在老李家进行。”
徐光海主任觉得老李家住城西,那里都是平民房子密集的地势,鬼子也不好找到。
“那里看来很安全!”徐主任说。
“嗯”
……
他俩就这样聊着到了下午近14点多钟,他们走了一个多小时山野小路下山,向有五六公里的通往吉林宁安县城走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您尚未登录安徽文学网,注册即可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QQ|关于我们|隐私条款|免责声明|友情合作|Archiver|手机浏览|小黑屋|

安徽文学网 ( 皖ICP备05018301号 )Powered by ahwxw! X3.2 © 2005-2015    

返回顶部